上海徐娘要债的故事
2016年10月18日
上海员工阿力向公司要账
2016年10月18日

上海老邓关于植牙要债诉讼

上海的老邓整理了从88年到104年2月左右与植牙直接有关的民事判决,总共30件(同一人之一、二及三审皆以同一件计算),是的你没听错,总共才30件。似乎与植牙纠纷甚多之社会观感,相差颇多,也许台面上不多,但我相信台面下一定十甚至百倍于这数字。其中因植牙过程产生的诉讼共23件,判赔的有11件,不用赔的有12件,而因植牙所生,有关病人欠费问题则有7件,要回的有4件,要不回的有3件。这次就是要来谈谈这3件要不回钱事中的两件。

上海老邓要债

一、自费同意书之记载瑕疵,54000元要不回

上海要债公司提醒大家,当病人有自费项目时,如欲签自费同意书时有几项事项应注意:

1.尽量不增删自费同意书上之原记载文句,如真的需增删,请尽量原文相同书写模式。

2.项目、数量记载须明确,金额与项目须符合。

3.每项项目后最好有病人签名确认。

4.如果真的有临时增加处置项目,务必让病人于该项目及其金额之后签名。

 

也许会有医师认为签个自费同意书需要那么麻烦吗?套句老话,没用的时候是,真的还觉得有点麻烦,但真的碰到了,才会认为说,当初麻烦一点,说不定会替自己省更多麻烦。因为对于法官而言,常会认为医师虽然术前已向病人说明要植哪些牙及相关费用,并经病人同意,但因医疗项目涉及高度专业,病患于接受治疗前不必然皆了解医师之解释说明,且当治疗项目多且杂的情况下,是否每项须自费之项目,病患皆明白其意且同意接受与付费,是有疑问的,更认为不能仅以医师认为病患已同意,即认定病患确有同意之意思。因此确保病人所签之自费同意书无瑕疵,是件很重要的是,否则有些时候我们可能会做许多白工

 

二、欠钱被欠到过期,法律也没辄,呆账175000元

  1. 病人欠费,只有两年讨债期
    民法第127条第4款规定,对于有关医生、药师、看护生之诊费、药费,报酬及其垫款之请求权,因二年间不行使而消灭。翻成白话文的意思就是说,当病人欠医疗费用时,自需缴付那天起算两年,如果中间医师都没向他要,两年期到,请求给付时效消灭,之后医师便无法透过法律向他请求给付欠款。

2.自然债务
两年期过,并非病人对医师的债务消灭,只是医师无法透过法律向病人请求给付,这种债务关系,法律上有个专有名词「自然债务」。也就是说,病人仍欠你钱,但你无法透过法律途径向他要,只能透过道德劝说或他良心发现,你才有可能拿到被欠款项。

3.两年间有请求时效可中断
如果在这两年之间,诊所有可提出证明之催缴行为,可依民法第129条第一项第1款,消灭时效因请求而中断,但是诊所必须在此次请求后,依民法第130条,于6个月内向病人提出诉讼,否则半年过后,时效仍视为不中断(也就是从该次请求后继续计算),两年期到仍是为时效消灭(请求权消灭)。

举例来说,如果诊所提出证明,自96年6月8日起陆续拨打电话向病人请求给付诊疗费用之尾款,惟于98年6月2日前最近1次向被告请求之时间为97年1月19日 (98年1月14日及98年1月15日虽均有打电话催讨尾款,但无人接听),而诊所于97年1月19日向病人请求后6个月内并未向被告提起诉讼,依上开法条规定,其时效即视为不中断,则诊所之诊疗费用请求权于98年6月2日已罹于时效而消灭。

4.别想太多,以为一直请求时效就永远不会中断
也许会有聪明的医师会想到,那如我经常,一直请求病人还钱,那就两年永远不会到期,别想太多,法院有判例,只要未于半年内提出诉讼,则以第一次请求时间为计算基准。

 

因此各位医师由以上两案例应该会有些警惕,相信聪明的你们,该知道如何替自己看紧荷包又不伤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