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主必须先寻找欠债人再向担保人讨账
2016年10月18日
上海法警假收账
2016年10月20日

上海桃园讨账记

没钱苦,有钱更苦,不忍众生苦,缺乏观照与智慧,只以好心善意布施,徒然加重彼此因果捆绑,苦难循环,一代传一代,救渡与被救渡,都是苦难,实无功德可言。断轮回,了因果,把该要的债追回来,解除彼此的因果,一起重获新生吧!
以下是真实过程,进行式。

上海桃园讨账

妈妈去年即已交代与林家的债务要处理,专业去讨账,授权我代表她执行这个任务。这次妈妈回台,决定付诸行动。
我们手上有的,是一大叠五、六公分厚的土地权状,和若干零散文件。据此,这笔债务至少在七、八百万之谱。这批土地权状去地政查过,当初设定不完整,已被对方转质押给别人,也就是说,这是废纸,只能当作林确实来借贷过,跟可能借贷的额度之参考。
另外我手上唯一有的,就是债务人林长生的电话。
妈妈还说,林的儿子当初也跟她调八十万投资股票。妈妈还赞助过他十万买车。
林的儿子是我家人的婚姻对象,已离婚。

第一次(1/31) 林长生

我拿着资料往桃园出发前开始打电话给林长生,没接通,我还是决定突袭直往桃园市去,因为多年前互动经验,感觉对方绝非明快诚恳之人,若斯斯文文礼尚往来,永远不可能解决问题。
沿途打,终于对方回电,我表明身分来意,请他告诉我详细地址,他马上闪躲,说他不在家,人在汐止,半夜才回到家,我说我可以找林志强或林志强妈妈,他也说他们都要上班到十一、二点,他说过一段时间到台北来找我,这样比较好。
我一直追问他地址,终于他报了:桃园市长春路461号,我说我会去先看好地址,并请他明确和我约好时间。我们约了隔周一早上十点见。
到了桃园市,一个好朋友开车载我去找这个地址,她说卫星定位找不到,实际开到长春路、中正街口,怎么样也找不到这个地址,问遍路口附近人家,都说没这个号码,还有人说,以前也有别人来问这个地址。

我又追了两次电话给林长生,确定地址是否正确,他说反正约星期一了,到时谈就好,就不再接我电话。天黑了,视线不清,我们只好先离开。

第二次(2/1)上半段林长生

星期一我因为处理事情要延时间,打电话又没人接。我决定还是直接往桃园出发,大白天再找一次,还是没这个地址,于是我们询问当地派出所,根据员警资料,长春路只到三百多号,员警建议我们去找户政,我们地政、户政都问了。官方资料确定,查无此地址。

林长生终于回电,问我可不可以过完年再处理,又语带不客气问我,是用什么身分和他联络。
我:我是妈妈公证过的法定代理人,代表来处理,你给我正确地址。
林:地址正确啦,我没欠你爸钱啦,那是找他投资砂石场,后来大家都赔很多,我也赔很
多啦。我在苗栗啦,很忙啦!
我:不是借钱,你何必地质押这么多土地权状给我爸?
林:那是让他安心啦。你有借据吗?有本票吗?
我:林先生,你直接说,你欠我爸钱,是不是?是不是?没有这地址,派出所和户政都说没
有,你给我正确地址。
林长生匆匆挂电话。

第二次 下半段林的儿子

不能空手而返,必须联系到林的儿子,打点话问家人,家人说前两天对方已经打电话跟已读高中的孩子打听消息。她没林的电话而且上班正忙,要我问孩子,给我孩子电话。孩子没接,我留line说阿嬷处理事情,请给爸爸的电话,她已读不回。

我只好回报妈妈,地址是假的,林长生闪躲,林的儿子的电话我也拿不到。
妈妈说她自己打电话问。
此时家人传简讯给我电话。
孩子也回讯,大意是她很为难,而且她一个字也不告诉我。

打给林的儿子,他说要打电话问他爸爸,林长生被逼着又打回来,讲一样的废话,再纠缠无用。
我好不容易让林的儿子吐出家具店的地址,直接去找他。

我问,你家地址到底是多少?
他背一样的假地址给我。
你们骗人,警局和户政都没这个地址。
林坦承是假的,说是借住的地方,不方便(我怀疑这个说法也是假的)。
他说八十万是我们爸爸愿意让他去学操作股票的。
他也不记得妈妈有赞助他买车。

他爸没欠我们爸爸,他没欠我们妈妈,他没被赞助买车
没有。
没有。
没有。
我告诉林,你们家弄掉我们一大笔钱是事实,权状一大叠在这里,妈妈年纪大了,她希望大家因果善了,两不相欠,才能圆满。我们不会逼人到绝境,如果你们有诚意面对,谈一个还得起的数字和方法,你们不用躲躲藏藏,我们也能卸下重担,这才是公义。
我来一趟,人要见到,钱也要拿到,你提款机有多少,三、五万领出来,表示诚意,还款就开始了。

林说家里很苦很苦总总总,他银行被冻结,没提款卡,身上都没超过一千元。
我说,拿出皮夹的钱,当给妈妈包红包也行。他皮夹中有九百元,留一百,红包袋装八百元。

目标一千万元。
目前收回八百元。

以上是讨账记桃园篇目前为止的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