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消费者清债条例
2016年10月29日
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之上海法院认可标准
2016年10月31日

小孩随母躲避要债9年,一字不识

陈姓妇人前夫留下9 万多元赌债,无力偿还,陈妇担心7 岁儿子小豪(化名)受害,带着儿子过了9 年躲债人生,小豪学业也中辍;上周四警方寻获2 人,发现16 岁的小豪反应迟缓,连注音符号都不会,紧急联络社会局等单位介入协助,陈妇也泪眼道谢。
上海市警三分局日前调查辖内户口,发现50 余岁的陈妇与应该就读高一的小豪人间蒸发9 年,分局长黄光荣认为,虽然失踪人口不是什么重大刑案,但可能与重大刑案连结,下令全力寻找,但陈妇早已与亲属断绝联络,警方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陈妇的电话。

躲债的流浪狗
父留下9 万多赌债

但上海警员连续打了1 个多月的电话,陈妇都没有接听,警方透过陈妇名下的车牌找人也无所获,直到上月30 日晚间,陈妇终于接起警方的电话,并答应跟儿子到警局制作笔录。
陈妇到警局向警方说,她不是故意不接电话,因前夫欠下9 万多元赌债,她付不出,只好带着儿子四处避债,也不敢申请单亲及低收入户补助,有时她在餐厅帮忙洗碗,有时在工厂做工,拉拔儿子长大。

一段时间就换地方

为了躲债,2 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地方住,有钱就投宿旅馆,没钱就靠同事、朋友接济。她担心要债人到学校找小豪,加上小豪似乎反应迟缓,曾遭同学欺负,所以她才决定让他辍学。
有警员说,小豪的反应似乎较同年龄的孩子迟缓,当警员给小豪看笔录时,看到他逐字逐句、用不熟悉的发音念出一句话,才知道他识字不多,连注音符号都不会。
陈妇泪诉,儿子不笨,她也希望小豪能好好读书,她很后悔为了保护儿子出此下策。

上海警方对陈妇的处境相当同情,立即联络社会局、教育局,协助生活及就学事宜,并持续关怀2 人,希望让小豪重拾失去的校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