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随母躲避要债9年,一字不识
2016年10月30日
本公司办理讨债协调法律服务特色
2016年11月1日

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之上海法院认可标准

一、前言

「更生方案」,简单来说就是债务人在更生程序中提出清偿债务方式,依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须经债权人会议或法院同意始得作为免除债务之要件。一般来说,因债权人与债务人利益冲突,债权人对于更生方案径行同意之情形,在实务上什少见,因此多由法院依职权方式认可更生方案成为常见之更生方案通过方案,尤其,依消债条例第64条则对于有薪资、执行业务所得或其他固定收入之债务人,除得省略债权人会议可决之程序,由法院依职权径为认可与否之裁定。纵更生方案纵经债权人会议否决,法院仍得依本条规定裁定认可3。参酌本条立法意旨,系因债务人如有薪资、执行业务所得等固定收入,因之,债务人提出之更生方案,倘法院认为其条件已达尽力清偿或其他情形认为公允之状况,得不待债权人会议可决,由法院职权以裁定认可之。亦即,更生制度原则上系以债务人将来收入,于更生方案所定清偿期间之清偿可以预期,尽清偿能力以收入扣除必要支出为清偿条件,在各债权人已于债务力能力范围内受最大之清偿,此时无再承认债权人关于债权处分自由,须由债权人对于更生方案加以同意之权限,由法院径行认可方案,于此要讨论,法院关于更生方案认可之标准为何?

二、积极要件-债务人提出更生方案须符合尽力清偿

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第64条规定:「依债务人有薪资、执行业务所得或其他固定收入,依其收入及财产状况,可认更生方案之条件已尽力清偿者,法院应以裁定认可更生方案。债务人无固定收入,更生方案有保证人、提供担保之人或其他共同负担债务之人,法院认其条件公允者,亦同…法院为第一项认可裁定前,应将更生方案之内容及债务人之财产及收入状况报告书通知债权人,并使债权人有陈述意见之机会。」在101年1月6日修法前原则上限于债务人有固定收入之情形,然在101年1月6日修法后放宽法院径行认可更生方案,不限于债务人有固定收入之情形,例外在债务人虽无固定收入,但更生方案有保证人、提供担保之人或其他共同负担债务之人,法院认其条件公允,且无不得认可之情形,法院亦得裁定认可更生方案。债务人有固定收入者债务人有薪资、执行业务(例如计程车司机、小自营商)所得等定期收入。因此,法律条文中薪资或执行业务仅系例示,其他如退休金、定期金、社会补助等定期收入亦包括在内。故所谓「固定收入」,不以劳务所得者为限,重点在于须其为「长期、定额之给付」,无论债务人为有偿或无偿取得者均属之。即令,政府固定给付补贴,如老人生活津贴、老年农民福利津贴、身心障碍者生活补助或低收入户之生活扶助费,应认系属债务人之固定收。又关于固定收入审酌时点,虽不以声请更生时为必要,但仍需以更生方案开始履行时有该收入即可,即法院决定是否径行认可更生方案时,应考量债务人于更生方案履行期间之履行能力,非以债务人声请更生或提出更生方案时之履行能力为准。因之,所谓「固定收入」系指在一般情形下债务人有薪资、执行业务等定期所得,可得期待将持续固定保有者而言。复按债务人收入状况须视其工作能力、工作专业性质、家庭因素、经济景气等诸多因素而定,其日后收入是否得以增加,亦属无法明确衡量、将来不可预测之事,况任何工作收入均有不确定之风险存在,此风险不因其属正职、兼职或钟点工作而有差异,更非更生方案所得预先规划。

更生方案之条件已尽力清偿原条文,相较于101年修法前系以「更生方案之条件是否公允」为判断,而所谓更生条件公允相当抽象,以前实务多以清偿成数加以考虑,然而新法所应考量:债务人是否已尽力清偿,盖消债条例并未规定更生方案之最低清偿额度,因此,纵更生方案之清偿成数甚低,如依债务人之收入及财产状况,可认其已尽力清偿,且无上开不免责事由而情节重大之情形,法院可认其更生方案之条件公允,径以裁定认可。新修法系将是否公允此一不确定法律概念修正为「依其收入及财产状况,可认更生方案之条件已尽力清偿者」,即具体化以收入及财产状况、债务人清偿诚意做一计算基准。新法相对限缩法院之裁量权,法院在审酌更生方案之条件是否已尽力清偿,仅能衡量将来更生条件履行时债务人之履行状况,债务人是否已诚意、尽力清偿,不得斟酌其他如债务人负债之原因等因素。

在必要生活支出之计算上,法院实务往往借助着行政院内政部社会司所公布之每年度各县市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费标准。然此标准原本系用以衡量是否应发动社会救助之门槛,即俗称之贫穷线。法院实务借此观念之优点在于,得有一具体之客观数据可作明确之参考,进而追求个案间之公平,然而,回归此一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费标准之原本设定目的,系一个人生活之「最低标准」,其原用以判断一个人是否「活不下去」,关乎其生存权,而需要接受社会救助。因此,若以此标准衡量每人必要生活支出,大多数人之必要生活支出必定将超出此一「最低之贫穷」标准,以此一贫穷线作为评断必要生活支出之标准,并不符合一般社会之实情,亦有违国民法感情。

为使此等债务人仍有更生复苏之机会,明定如债务人所提更生方案之条件依其收入及财产状况,已尽力清偿者,例如债务人之财产有清算价值者,加计其可处分所得总额;无清算价值者,以其可处分所得总额,扣除其自己及依法应受其扶养者所必要生活费用后之余额,均已用于清偿情形,法院即应以裁定认可更生方案。又债务人无固定收入,更生方案有保证人、提供担保之人或其他共同负担债务之人,法院斟酌债务人之财产状况、清偿数额及担保是否确实,而认更生方案之条件公允者,亦宜径行认可之,爰修正第一项。」为扩大更生程序之适用,修正后之消债条例第64 条第1 项,大幅放宽法院径行认可更生方案之可能。将原条文之「条件公允」修正为「已尽力清偿」。所谓已尽力清偿,参酌本条项之修法理由之举例,例如债务人之财产有清算价值者,加计其可处分所得总额;无清算价值者,以其可处分所得总额,扣除其自己及依法应受其扶养者所必要生活费用后之余额,均已用于清偿情形,法院即应以裁定认可更生方案,无庸考量债务人负债之原因、过往之消费有无不当之情形。换言之,新法着重「债务人清偿之诚意」,且企图将以较具体之「已尽力清偿」取代「条件公允」此一不确定法律概念。以往法院在审酌此类案件判断条件是否公允时,常困扰于究竟是否应审酌债务人过往之挥霍消费纪录,新修法后,即基于给与或许过去消费纪录不良、曾经一掷千金之消费者一个经济上的更生机会。另,本条项后段放宽使无固定收入之债务人,在债务人有保证人、提供担保之人或其他共同负担债务之人,法院认其条件公允者,亦有机会进入更生程序。在此情形下,新修正之消债条例第64 条第1项后段,仍保持修正前之要件「条件公允」,在此系立法技术上刻意与前段债务人有固定收入之情形作一区别,即因在后段之情况下,债务人没有固定收入,无法对债权人之债权满足做一担保,而系凭借着提供保证之保证人,此时在审酌更生方案时,虽应给予法院弹性之空间,法院斟酌除债务人除是否尽力清偿外,是否应审酌其保证人之清偿能力及过往之消费纪录等因素,仍有疑问。

三、消极要件

依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第64条第2项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院不得为前项之认可:一、债务人于七年内曾依破产法或本条例规定受免责。二、有前条第一项各款情形之一。三、无担保及无优先权债权受偿总额,显低于法院裁定开始更生程序时,依清算程序所得受偿之总额。四、无担保及无优先权债权受偿总额,低于债务人声请更生前二年间,可处分所得扣除自己及依法应受其扶养者所必要生活费用之数额。」依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第63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除有第十二条规定情形外,法院应以裁定不认可更生方案:一、债权人会议可决之更生方案对不同意或未出席之债权人不公允。二、更生程序违背法律规定而不能补正。三、更生方案违反法律强制或禁止规定,或有背于公共秩序、善良风俗。四、以不正当方法使更生方案可决。五、已申报无担保及无优先权之债权总额逾新台币一千二百万元。六、更生方案定有自用住宅借款特别条款,而债务人仍有丧失住宅或其基地之所有权或使用权之虞。七、更生方案所定自用住宅借款特别条款非依第五十四条或第五十四条之一规定成立。八、更生方案无履行可能。九、债务人有虚报债务、隐匿财产,或对于债权人中之一人或数人允许额外利益,情节重大。」,而上开不予认可之事由,系原则上在确保债权人之权益,明订有消债条例第64条第2项所示之各款事由者,法院不得径行认可更生方案,如债务人于7年内曾依破产法或本条例规定受免责。债务人有此情况,显见其经济状况并不稳定,从而有关债务人之清偿能力如何、更生方案是否得确实履行、更生方案应否可决等事项,故交由债权人自行判断,不应由法院径行裁定。又如无担保及无优先权债权受偿总额,显低于法院裁定开始更生程序时,依清算程序所得受偿之总额,即属清算保障原则,盖此时为避免债务人有财产情况下,为避免债务人在保留财产情形使债权人受到过大限制,故交由债权人自行判断,不应由法院径行裁定,此即所谓之「清算价值保障原则」。

四、更生方案不获同意或认可之效果

 

更生方案不获债权人同意或法院认可,法院将依职权转换清算程序之情形债务人未依限提出更生方案,不履行协力义务或未履行更生条件经债权人声请强制执行,由法院裁量转换清算程序;又法院不认可更生方案、撤销更生或更生方案未依消债条例第59 条或60 条规定得可决,亦无法院依消债条例第64 条规定裁定开始清算程序,法院应以裁定开始清算程序。以上情形更生程序皆已不成功而无从进行,为免另行声请清算,延误开始清算之时间,故由法院裁定开始清算程序,俾能以清算程序清理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