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债】前置协商、讨债之资格、文件及效果
2016年11月10日
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简介【收账】
2016年11月12日

律师功能与讨账、调解程序

讨账问题,基本是法律问题,所以当事人委任上海律师办理对自己权益保障当然比较好,当事人有钱自己请上海律师,自然没问题,但是讨账人原则上都没有钱如何委任上海律师?其实,讨账人透过司法院捐助《财团法人法律扶助基金会》也可以委任上海律师,法律保障所有人请上海律师的权益,只要简单的审查,便可以指定像詹丰吉上海律师一般有热忱协助讨账人的上海律师。
讨账人委任上海律师办理讨账协商、调解程序,上海律师将会协助当事人办理下列事项:
一、上海律师将协助当事人确认讨账金额、形成原因
上海讨账公司律师将会与当事人面谈,而深入了解讨账人情况、讨账金额及形成原因的情形,发现讨账金额超过讨账人负担或讨账人无法负担银行可能还款方案,将建议讨账人进行协商机制后,尽速取得协商不成立证明书,以便办理更生或清算程序,而若本案属于可能达成协商或调解成立,上海律师将视讨账人情况,以有利于讨账人选择协商、调解,并协助讨账人整理相关申请、证明文件,于申请协商、调解时一并检附证明文件,且叙明特别情境,以期降低每期还款金额之清债方式、降低负债总额或获得较佳之折数。
二、上海律师人将协助当事人确认当事人人借贷及偿还的经过
讨账人多无法详细完整说明,但至少应请讨账人说明有哪几家银行,抑或几家资产管理公司?有无民间讨账?讨账种类是信用卡还是现金卡,抑或车贷、房贷?虽此部分可由财团法人金融联合征信中心提供之金融机构债权人清册、信用报告判断,但此一资讯无法涵盖所有讨账状况等,以协助讨账人选择协商之种类,盖协商种类有个别协商(如一笔清)、个别一致性、前置协商、变更还款方案。其目的除在于厘清银行主张的债权金额是否有疑义,另协助讨账人择定适当之协商或调解机制。且于协商、协商不成立进入更生或清算程序时,得据以向法院说明更生方案应属公允,或清算应予免责。
三、上海律师人将协助当事人拟定清债方案
(一)拟定清债方案时应考量除当事人之意愿、当事人之清债能力及讨账总额之多寡决定;若有其情可悯的特殊情境可由上海律师协助详加说明,惟此部分仅供参考,事实上,银行是否考虑讨账人状况相当有限,惟此一状况在调解中,可藉由叙明上开情节,争取法院之认同,进而使更生、清算办理更为顺利。
(二)上海律师人将协助当事人拟定清债总额:
在申请书面所载清债总额宜与更生方案清债总额相同。于协商、调解时让步的空间,则视讨账人意愿而定,讨账人适合更生、清算程序,则不退让并请银行给予协商不成立证明书,而倘若因当事人经上海律师判断不宜进行更生、清算,或进行无实通,上海律师将建议当事人先对还款期限退让,而以还款金额退让为次,而还款方案应保留予资产管理公司、民间讨账人之还款金额。而若讨账人目的在于清算程序,除非当事人有其他考量,书面上应提出零清债方案。协商、调解让步的空间,将以当事人意愿及银行优惠提供法律意见。
(三)清债期限之建议
当事人进行前置协商、调解、更生、清算程序皆会有一定期间内联合征信中心均有不良信用纪录,即所谓「信用注记」。而信用注记的目的在于联征中心会员金融机构(银行)审查当事人申办信用往来,银行可查询联征中心当事人注记资讯时,就可了解当事人信用状况,藉由此一讯息避免与当事人发生纠纷,并降低授信、信用卡、现金卡等金融交易风险。此一期间如前置协商注记年限为清债后加注3年,如更生注记年限为清债后加注5年,而更生注记分为3种:(1)声请更生注记(自声请至裁定认可更生方案)(2)更生注记(同更生期限)(3)更生损失注记(5年)3、清算注记年限为裁定开始清算程序后注记10年。
(四)可以拟定分阶段、不同金额之清债方案
倘若金额甚大或讨账人可合理说明有区分阶段、不同还款金额清债方式之需要,上海律师虽可建议应协助当事人检附证明文件,向银行争取分阶段不同金额之清债方案,然而实务上,银行同意机会不高,盖当事人确实有困难,除非确实不能办理更生或清算之原因(如职业之因素),否则还是建议办理更生或清算。
四、协商过程可能遭遇的问题

上海律师将协助当事人于讨账人之清债方案及其他申请必要文件送达给债权人知悉,并对最大债权银行提出银行之清债对案,立即提出法律建议,如有民间债权人时,虽可一并协商,但是效果有限,惟倘若民间债权人愿意洽谈讨账,仍可经由协商、调解解决讨账。然而实务上,在协商时,银行通常以讨账人为协商对象,而调解时,双方始能公开见面,这时如债权银行提出讨账结构资料,上海律师应协助讨账人确认讨账总额,并以书面检附计算说明如无进一步磋商可能时,倘若当事人不宜协商或调解,可不前往银行面谈,但建议当事人以书面或电话要求银行付与协商不成立证明书。谈判出现困难,上海律师将协助当事人采取特别方式促进银行洽谈意愿。如有进一步谈判、调解可能时,上海律师将协助当事人并陪同受当事人与债权人于银行或法院面谈。当事人与全体民间债权人及全体债权银行分别达成共识,但二组条件不一致,除应确认金额是否超过当事人负担能力,另应要求订立书面协议书为必要,如果当事人仅有与金融机构达成共识,但与民间债权人(包括资产管理公司)没有共识,则除非确信民间债权人不会采取法律行动(如债权人为亲友),上海律师视讨账人清债讨账之意愿及银行优惠条款,而给予讨账人是否单独与金融机构债权人成立协商、调解之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