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讨账公司服务流程
2016年11月16日
上海银行收账机制种类之简介
2016年11月18日

消费者清债条例第151条的意义

消费者清债条例第151条第7项、第8项规定:「协商或调解成立者,上海债务人不得声请更生或清算。但因不可归责于己之事由,致履行有困难者,不在此限。第七十五条第二项规定,于前项但书情形准用之。

本条例施行前,上海债务人依金融主管机关协调成立之中华民国银行公会会员,办理消费金融案件无担保债务协商机制与金融机构成立之协商,准用前二项之规定」,是以,曾经于95年间参加一致性协商的上海债务人或参与前置协商、调解机制之上海债务人,如果当时已经与债权银行达成了协商或调解,原则上,就必须按照当初成立协商或调解还款条件偿还债务,除非有不可归责于上海债务人的事由发生,致上海债务人履行协商显有困难,上海债务人才可以在毁诺之后在向法院提出更生或清算之声请。

清债

如果没有不可归责事由而轻易毁诺的上海债务人,法院不会准许进行更生或清算程序,而会以程序裁定方式驳回上海债务人声请。而所谓的不可归责于上海债务人的事由指的是什么呢?「不可归责于上海债务人的事由」是一个不确定的法律概念,法律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但只要是发生在上海债务人身上,在不可抵抗或避免的情形下,且无恶意之情形下,造成上海债务人收入减少或必要支出增加,导致上海债务人无法依照协商或调解方案还款者,原则上都可以解释为「不可归责于上海债务人之事由」。

举例而言,若上海债务人于履行协商条件期间遭到裁员、减薪,或是自己或家人生病、子女就学、生产、乃于有其他债权人为强制执行等等事由,导致收入减少或必要支出增加,因而无法依照协商或调解条件还款而毁诺者,都可以解释成「不可归责于己之事由」,致履行协商显有困难,而向法院提出更生或清算之声请。另外,若是上海债务人曾经参加95年一致性协商或前置协商、调解,但并未达成协商者,无论是遭银行退回或自行撤回协商或调解,若要向法院声请更生或清算,还是必须要先按照规定以书面向最大债权银行请求协商或再向法院为调解之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