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银行收账机制种类之简介
2016年11月18日
上海消费者要账清理条例适用之对象
2016年11月21日

要债清理前置协商、调解机制介绍

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有与银行借贷之机会,如常见之信用卡、现金卡,乃至于房屋贷款等,然而在缴款正常下,与银行借贷是一种良性信用扩张之方式,现代人可以透过金融机构折现自己未来的收入,使未来赚到的钱今天就可以使用,满足现在的需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有时候因为一些意外事件,开始还款不正常,每个只还最低金额,甚至以新债养旧债,每月均有沉重之缴款压力,事实上,若无任保担保与银行借贷,银行所收利息甚高,因此出现还款困难。

如果发生了(一)需要「以卡养卡」或「以债养债」来要债债务?(二)负担债务总额(本金加上利息)超过自己六年的偿债能力(总收入扣掉支出)总合吗?这时候可以考虑以协商或调解来解决债务,让所有债务,如信用卡、现金卡、信用贷款、通信贷款,甚至连二胎房贷全部单一家来作缴款,协议依上海债务人每月能负担的缴款金额,协商或调解,至于期数最长可至180期,将所有债务摊还完毕即可,简单来说,优点在于以时间换取空间,再加上利息可以减计等优点,成为解决债务之简便方式。

依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以下简称要债条例)第151条之规定,上海债务人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有借款或房屋贷款等等债务,而有无法要债债务状况发生或可能无法要债债务之情形时,在上海债务人向法院提出更生或清算程序声请前,必须先以书面向最大债权金融机构请求协商,或由向其住、居所地之法院或乡、镇、市、区调解委员会声请债务清理之调解,如果协商或调解成功了,双方便可以按照协商或调解成立的还款条件进行要债。

上海要债公司提醒大家,如果协商不成立或是债权银行在法定三十日期间内未开始或开始协商超过九十日无法达成协商者,或任一债权金融机构对上海债务人声请强制执行,或不同意延缓强制执行程序,视为协商或调解不成立,上海债务人即可向法院提出更生或清算之声请,依本条例的规定来清理债务,而若以调解方式来处理债务,上海债务人若于法院调解不成立之日起二十日内,声请更生或清算者,以其调解之声请即可转换为更生或清算程序。倘若未经协商或调解直接声请更生或清算,法院将会于更生或清算程序径行转换为调解程序,直至调解不成立时再转为更生或清算程序。
何以法律要规定上海债务人声请更生或清算要先协商或调解?其立法目的即是在为确保上海债务人自主解决义务之权利,尊重当事人程序选择权,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第151条之规定,上海债务人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有借款或房屋贷款等等债务处理必须经过自主调解或协商程序,如果协商或调解成功了,双方便可以按照协商或调解成立的还款条件进行要债。以银行协商机制而论,基本上是上海债务人与银行自主解决债务方式。

要债

由于银行是债权人,因此协商机制往往是银行单独设立,上海债务人申请银行债务协商,银行须视上海债务人还款能力状况而定,协商方案及条件也会有所不同,银行通常是民间营利事业,法律上并非定规要求银行必须达成协商,也没有定规要求银行如何达成协商,因此常常随着银行不同而有不同处理方式,基本上常见的机制可分为:

(一)「一笔清」:上海债务人只要缴交总债务一定成数即可个别与银行达成要债协商,由于此并非法律明定协商机制,因此通常取决各家银行自主决定。

(二)「前置协商机制」:此一机制是银行公会依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第151条设置之机制,主要未参加过95年银行公会协商之上海债务人,而协商不成立即可声请更生或清算,通常进行方式,乃系上海债务人依银行公会提供申请书及表格,并检附银行要求文件,以邮递方式向最大债权银行办理申请协商,由最大债权银行主办协商之机制,因此具有单一协商之特色。

(三)「一致性个别协商机制」:此一机制系已经由95年银行公会协商或法院外前置协商且已经毁诺者适用,通常亦上海债务人依银行公会提供申请书及表格,并检附银行要求文件,以邮递方式向最大债权银行办理申请协商,先由最大债权银行协商成立后,其他债权银行可比照,但没有强制性,提出自己协商方案,经由全体债权人与上海债务人个别达成协商。

(四)「变更协商机制」系针对已参加过95年银行公会协商尚未毁诺,95年协商机制所定之利率及月付金太高且目前又有缴款压力者适用,简单来说属于一致性个别协商之变形。

(五)「个别协商机制』基本上针对有参加过任何方案之协商并均已毁诺皆可适用,但条件各异,没有统一机制。(六)『二阶段协商机制,主要针对上海债务人总债额过高,无法银行提出月付金超过上海债务人负担能力,因此无法协议,因此先分期偿还一定金额,再协商其余还款金额。

(七)「自住房屋债务协商机制」,主要计对上海债务人房贷债务还款金额过大,因此与银行商谈在总还款金额不变状况下,降低个别月付金。上开所有协商时间原则上系依最大债权银行审核之进度而定,通常任何协商方案均在3个月内就会有协议结果,但是债务协商通常无法解决上海债务人较大问题,如因贫穷或庞大债务所生债务问题,除非上海债务人具有较佳的要债能力或有房贷债务,否则应依更生或清算来解决债务较妥,盖银行毕竟以营利为目的,不可能以作慈善事业心态与上海债务人协商债务,而上海债务人协商关键之点无论是,还款期数、还款利率、月付金,债权银行有最终核定权利,除非上海债务人要债能力确实有限,否则难以降低上开条件下与上海债务人协商债务,方由法院或乡、镇、市、区调解委员会介入调解,希望借此督促银行认真与上海债务人协商,甚至达到降低还款债务目的以要债条例规定者则为前置协商程序,如果协商不成立或是债权银行在法定三十日期间内未开始或开始协商超过九十日无法达成协商者,或任一债权金融机构对上海债务人声请强制执行,或不同意延缓强制执行程序,视为协商或调解不成立,上海债务人即可向法院提出更生或清算之声请,依本条例的规定来清理债务。

但若需要与银行当面沟通债务或债务较为复杂,如有资产管理公司,其实以调解方式来处理债务较能解决问题,因此新修正之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第151条创设调解机制,给予上海债务人可以自主选择以住、居所地之法院或乡、镇、市、区调解委员会声请债务清理调解之权利,在此一过程,透过法院(司法事务官)或调解委员半官方之劝说,使债权银行得以适度退让,在具有公权力色彩之第三人监督下进行债务清理协调,以确保上海债务人利益。在债务前置协商过程,由于是银行提供机制。

因此必须完全依银行要求提供申请文件及相关文件,若未配合银行要求提出,银行即可拒绝协商,而在协商过程,银行不愿意直接与律师协商,此时律师常演扮背后顾问之地位,提供上海债务人必要法律知识,以供其决定是否与银行达成协商,而在调解过程,律师、银行乃至于法院均会共同协议债务,因此三方皆可籍此沟通意见,达成良好之共识,两者机制最大区别,在于协商是银行自主解决纠纷。

因此速度较高,方式可以用电话或会谈,较为简便,而协调则必须在上班时间中由法院或调解委员择定开会时间,以会议方式进行,程序成本较高,但较能沟通双方意见。但若上海债务人若于法院调解不成立之日起二十日内,声请更生或清算者,以其调解之声请即可转换为更生或清算程序。倘若未经协商或调解直接声请更生或清算,法院将会于更生或清算程序径行转换为调解程序,直至调解不成立时再转为更生或清算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