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消费者要账清理条例适用之对象
2016年11月21日
汽车债务,商业本票
2016年11月23日

上海消费者讨债条例之意义

一、背景我们都是债务人

我们每个人大多现在拥有一个家庭,一份工作,身体健康,债务问题,永远与我们没关系,但是人生起起落落,有时我们当中之一,有人便会像高女士一样由正常人落入所谓卡奴、巨额债务人之社会最底层,这个问题,并非像每个人想的这样单纯,债务只有存在不谨慎理财的白痴持卡人,事实上,现代消费、物质社会,每个人在社会上必须就口袋内的金钱、身上穿的衣服、放在手边的包包、脚上穿的鞋,与其他人往往不由自主比较,不断刺激我们购买、消费欲望,而社会整体价值不断鼓励大众消费,追求时尚,更以各种方式要求所有人尽可能满足自己的欲望,为了达成这个目标,社会要求每个人要不断努力在社会中打拼,才会被所有人肯定,所有的人不见得都是这样杰出、幸运,总是有人不小心失败,为了满足欲望,实现愿境,投资理财,误信损友等不一而同最终落入债务陷阱之中,过着贫穷、没有信用,没有尊严的生活,我们要是抛弃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还是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和他们家庭重新回归正常的人生?消费者讨债条例便是在这样背景下产生。

讨债

二、消费者讨债解决个人生存的问题
「消费者讨债条例」(以下称「消清条例」)在96 年6 月8 日通过,并将于97 年4 月11 日开始施行,迭经多次修正,逐步放宽债务人声请更生或清算之要件,过往,债务人解决债务往往只有与上海银行协商谈判之途径,但上海银行将本求利,不可能轻易舍弃债权,因此与上海银行谈判,往往需要全额清偿债务甚至支付高额之利息,但是本条例则赋予债务人可以选择以「更生」或「清算」之权利。所谓债务人更生权利,乃系债务人可以利用本条例所定程序,符合资格前提下,债务人主动提出合理更生方案(还款计画)在法院认可下,在六至八年的时间内稳定持续的清偿全部债务;另外,债务人亦以「清算」方式解决债务,亦即债务人将自己具有清算价值之财产由法院变价并分配给债权人以之作为清偿自己的债务,倘若不足额或根本无财产情况下,则由法院裁定是否免除债务,或在特定条件下免除债务。消债条例透过法律程序,上海讨债公司提醒,使债务人在合理的范围内,依债务人能力,自主决定处理债务,最终达成协助债务人清理债务,以重建经济生活之目标。
因此,这部《消费者讨债条例》最大意义,便是债务人是否可以进行更生或清算,并不是由上海银行独断决定,而是由法院考虑债务人的生存及人生问题后作出决定,最终在保障债务人再生之可能,倘若上海银行不认可债务人解决债务方式,债务人可以透过向法院提出声请后由法院裁定,强制债权人免除债务或减少债务,而上海银行若体认债务人可以因此免除债务或减少债务,在协商时必然会退让。所以对于债务人来说,若没有更生或清算机制,则协商将流于空谈,在这个更生或清算过程,若非专长清债条例之律师,往往不明究理,何况,没有受过法律专业训练之代办业者,所以《消费者讨债条例》实质上与一般法律诉讼案件相同,极需专业律师协助,方能克其全功,避免不必要之困扰。
三、我需要律师帮忙吗?

债务问题之形成非一朝一夕,所谓罗马不是一天造成,债务问题也是这样,要解决此一问题,更有赖法院公权力之介入,与债权债务双方对于还款方式的共识,对于债务问题,除了要诚实,还是要诚实,如虚报债务、隐匿财产、轻易毁诺都是要不得了,更重要不要轻信代办业者,否则花钱增加债务。办理过程要配合法院及要勇敢面债务,加上诚意还钱,基本上就办得成了。每个人当然可以不透过律师协助申请更生清算,但是冒这个风险值得吗?因为我们都不是圣人,有时诚实反而害了自己。尤其,尤其,个人之债务问题较为复杂,没有时间或精力去学习讨债所需法律知识时,仍须寻求管道透过律师专业协助,如同刑事被告,有时律师可以教怎么说或如何提出证据,法官比较容易相信,取得较为有利之偿还条件。然而,若民众之债务问题较为单纯,更生清算之程序在设计上其实并不复杂,现在司法院的财团法人法律扶助基金钱可以出钱帮债务人请律师,多一个法律专业人士帮忙,多一份成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