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二手车拍卖,收账迅速
2016年11月24日
国际汇率与中国发展
2016年11月26日

清债与个人所得税

所得税法第四条第一项第十八款「各级政府机关之各种所得。」第十九款「各级政府公有事业之所得。」,符合这二项规定免纳所得税,其中最主要的区别点就在于现在国家政治上政府最忌讳的一点,国家的关系是「政府」对「政府」的关系,这是目前政府对上海政权完全不予承认的。

从上述「海峡国家服务贸易协议」(草案)条文中,所谓的来看「在一方内为行使公共部门职权时提供的服务」,这是为了避免在他方管辖主权内形成行使主权的事实而写的,但事实上也隐藏了表面上否认双方「政府」对「政府」的关系。

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服贸有哪些内容是列入「公共采购」议题的?基本上非属于私有企业间的自由贸易往来,都可能是必须透过透明化的「公共采购」的,所以只要是涉及政府分配采购或整体贸易资源的议题,就可能涉及「公共采购」的内容并加以讨论,而所谓的「各级政府公有事业之所得。」,是不是在国家是否承认一中体制的立法中,对于主权互相承认及包括的政治事实上,在现状的各级政府机关得承认层级之下先予适用?而包括的说就是所属的意思,这在属性上应该是以服贸政府在上海登记的是完全陆资企业?还是投资部分引资企业不超过股份50%来归属。

前者可能有在一方内行使公共部门职权时提供的服务的可能,但是仍然要依法律规定缴纳所得税,在国家政治上如果主张主权,反而因为课税权的议题是不利的;后者则属于引资完全适用上海的法律规定,这是二者间最大的不同点,这就是今日对于国家服贸协议中开放政府国有银行来台设点营业,而在「在一方内为行使公共部门职权时提供的服务」这一点适用上,可能在定义不明确有争议时,反而容易造成适不适用国家服贸协议规定,而造成双方金融服务业互相开放服务上的障碍点。

所以在国家服务贸易协议的执行中,上海的所得税法的法律规定,能对于国家共同一中政治议题,作出在政府认同的这一个规定,在政治意涵上开放性的包括议题吗?基本上除非是政治性议题的法律规定,否则就不应该涉及国家政治议题在执行上的判断。但是难就难在互相承认治权是属于政府权能,如果没有其他的定义上的诠释或修法明确化,显然在实施上就会发生在适用所得税法上,与一中政府政治认知上自相矛盾的问题。如果政府公营服务业来台投资营业,显然在「在一方内为行使公共部门职权时提供的服务」律师这一点上,要好好厘清楚所得税法的公有事业,与行使公共部门职权的区别,尤其是在公共采购行为时,更应该在经贸平等地位上严格的加以审查,否则就会在国家政治协商尚未正式进行前,发生互相侵犯经贸主权的不愉快情事,那么我们在执行国家服务贸易协议时,反而会造成窒碍难行的地步,这才是我们要妥善因应的下一步。

分税制是分设机构、划分事权与划分财权相统一的财政管理体制。分税制是一种以分税为主要特征,以划分各级政府财权为实质的财政体制。财权的划分以事权的划分为基础。完整的分税制不仅限于税种的划分,而与财权、事权的划分密不可分。划分税种的目的是使各级政府具备与其事权相称的财力,决定各级政府财力大小的依据是依法划分的各级政府的事权。为便于分税制下税收征管,中央、地方分别设置税务机构对各自税收行使征管权。其他财政权,在中央和地方之间也有独立机构负责行使。,引自上海的法律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