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继承债务可以分割吗?
2016年12月8日
要账违约金过高,可请上海法院酌减吗?
2016年12月10日

有探视权,对方带孩子出国怎么办?

子女探视权、监护权经法院调解或判决后,
对方却要擅自带子女长期出国,
让你无法监护或探视子女,该怎么办呢?

答案是:

赶快向法院声请强制执行,
请法院民事执行处通知入出国及移民署限制子女出境(注1)。
注释:

注 1:
98 年度民事执行实务问题研究专辑第10 则

问题要旨:
得否依交付子女或被诱人强制执行事件作业要点第1点(注2)限制债务人出境之规定,由司法事务官径行发函受探视子女之出境限制?及限制债务人出境?如为否定,则应由何人准许?

讨论意见:问题(一) 甲说:肯定说
(一)强制执行法第3 条第2 项明定:「本法所规定由法官办理之事项,除拘提、管收外,均得由司法事务官办理之」。探视子女事件系属不可代替行为之执行,其执行方式并得通知有关机关为适当之协助(强制执行法第128 条、第129 条之1)。所谓通知有关机关当然包括通知入出境主管机关。换言之,通知有关机关协助亦为强制执行法应办理或得办理之事项,且非属强制执行法第21 条至第25 条规定之拘提、管收事项,故当然得由司法事务官办理。
(二)限制出境性质上为限制住居(刑事诉讼法第101 条之2) ,并非强制执行法第21 条至第25 条规定之拘提、管收事项,亦非宪法第8 条第1 项、第2 项规定应由有审判权之法官构成之独任或合议法院「审问」之事项(释字第392 号),亦即限制出境,并非宪法第8 条所定「仅」得由宪法第81 条之「法官」处理之事项,故若以法律规定得由司法事务官为之,并无不妥(释字第588 号解释意旨) 。
(三)交付子女或被诱人强制执行事件作业要点,仅为司法院订定之行政命令,其位阶及效力均在强制执行法之下,该要点虽仅针对交付子女或被诱人事件,然依前述强制执行法规定, 对于交付子女、探视子女等等事件,均得径行援引强制执行法第128 条、第129 条之1 等规定,对债权人、债务人或子女限制出境。

研讨结论:问题(一):采甲说。
问题(二):问题(一)既采甲说,则无问题(二)所示问题。

注2:
交付子女或被诱人强制执行事件作业要点

中华民国九十三年五月十二日司法院院台厅民二字第0930012718号函下达订定全文9点
【法规内容】

第1点
法院于收案后,应迅速执行;依声请状之记载或依执行名义之内容,债务人有可能偕同子女或被诱人出境,显有履行义务之可能而故不履行者,得先函请内政部入出境管理局或行政院海岸巡防署限制债务人出境。
第2点
发限期自动履行命令:
发限期自动履行命令予债务人,请其自动履行,并告知逾期不履行应受之处罚(得拘提、管收或处新台币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之怠金),及法院亦得使用直接强制方法将子女或被诱人取交债权人之旨。
法院发自动履行命令时,应斟酌履行期间之长短及是否指定履行地点。
第3点
通知两造到院调查:
债务人未于期限内自动履行者,宜先通知两造到院,调查债务人自动履行之可能性、何时自动履行、债权人之意见、子女或被诱人之状况(作息、背景)暨其他必要事项等,以拟定适当之执行方法。
第4点
通知有关机关为适当之协助:
如债务人仍不愿履行,或子女、被诱人无配合意愿者,得依强制执行法第一百二十九条之一规定,洽请子女就读学校、儿童福利机关、少年福利机关或其他社会福利机关为适当之协助,实地了解债务人及子女或被诱人之状况,予以适当之心理辅导,于必要时,得请求该等机关协助执行,以劝导债务人或子女、被诱人配合履行。
第5点
下列情形,宜先施以间接强制方法:
(一)违反子女或被诱人意愿者。
(二)以强制力拘束子女或被诱人身体自由,始能交付者。
第6点
法院定履行期间,债务人不依限履行时,得依强制执行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三项、第一项规定,拘提、管收之或处新台币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之怠金。其续经定期履行仍不履行者,得再处怠金。
第7点
债务人应交出之人已脱离其管领范围或为其所藏匿,而无儿童及少年福利法第四十六条第三项之情形者,得由债权人登载报纸或其他悬赏使第三人报告,以便执行。
第8点
以直接强制方法取交债权人:
(一)法院于进行直接取交前,应再次确认下列事项:
1.自动履行命令已发出,且债务人确实收受送达,逾期无法定事由仍拒绝履行。
2.慎选执行期日。
3.确定子女或被诱人所在处所。
(二)拟定执行计画
1.事前履勘现场,查明执行地点坐落位置、地形,有多少出入口、有无饲养动物等及其他足以影响执行程序进行之情事,并绘制地图,预拟执行进、出路线。
2.必要时得请警察机关、社工人员、救护单位、外交单位及学校老师等协助执行。
3.洽请警察机关提出警勤配置,包含现场指挥官、警力配置、封锁线布置、搜证、交通疏导及提供相关设施,必要时并与警察机关首长沟通实施强制力之方法及程度,进行沙盘推演。
4.法官依各种情事判断,于必要时,得不事先通知债务人执行日期,以免债务人将该子女或被诱人藏匿,或集结抗争之人力,阻挠执行。
(三)直接强制执行
1.法官于执行期日应到现场,执行过程中,宜妥为说明劝导,宣示执行决心与直接强制之后果,使债务人尽量在平和之气氛下履行义务。
2.强制执行时,尽量采取平和之手段,并注意被交付人之生命安全、人身自由及尊严,并随时安抚被交付人之心理、情绪。
3.随时掌控执行现场情况,遇有失控情形之虞时,应迅速采取必要之措施。
4.取回子女或被诱人后,应依预拟遭遇最少抗争之路线离去,于适当地点交付债权人。
第9点
执行完毕后,有必要时,得请儿童福利机关、少年福利机关或其他社会福利机关继续对被交付人辅导或照顾,协助维持执行之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