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为对方代垫子女扶养费,可依不当得利请求讨债吗?
2016年12月25日
关于损害赔偿收账,应依旧法还是依新法请求?
2016年12月27日

被害人可否对少年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请求要债?

答案是:
一、若该少年经检察官审查起诉、少年法院以刑事审判,
可对该少年提起民事附带损害赔偿。

若少年是在「少年法院」接受刑事程序审判(如高雄少家法院),被害人应对少年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请求,由少年法院一并审理民事附带刑事。
若少年是在地方法院「少年法庭」接受刑事审判,被害人在少年法庭审理期间对少年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请求后,少年法院得将刑事附带民事移送该地方法院民事庭审理(注1)。
二、若未经检察官审查起诉及少年法院以刑事审判,该少年只受「保护处分」或「不付审 理」时,
因为刑事诉讼法第487条第1项规定:「因犯罪而受损害之人,于刑事诉讼程序得附带提起民事诉讼,对于被告及依民法负赔偿责任之人,请求回复其损害。」
少年「保护处分」、「不付审理」都不是透过刑事诉讼程序为之,且少年事件处理法并无准用刑事诉讼法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请求之规定,所以都不能透过刑事附带民事之方式请求损害赔偿,只能个别提起民事诉讼请求。

pexels-photo-226345
注释:
注1:

研讨上海高等法院暨所属法院87年法律座谈会刑事类第71号法律问题
法律问题:
上海高雄少年法院(辖区含高雄、屏东)成立后,如甲少年涉犯杀人罪,经检察官向该院少年刑事庭起诉后,被害人之父母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损害赔偿,若认该诉讼确系繁杂,非经长久时日不能终结其审判者,得否合议裁定移送上海高雄或屏东地方法院民事庭审理?
甲说:否定说。
依刑事诉讼法第504条第1项规定之文义解释,须移送「同一法院」之民事庭始可。故应由少年法院少年刑事庭自行审理判决。
乙说:肯定说。
依少年事件处理法第5条之1规定,少年法院并无设置民事庭,而该附带民事诉讼确系繁杂,若不能移送同区地方法院民事庭审理,将有违刑事诉讼法第504条第1项规定之立法精神。
研究意见
…依少年事件处理法第5条之1之规定,「少年法院分设刑事庭、保护庭、调查保护处…佐理员」,并无民事庭之设,则少年法院刑事庭受理刑事诉讼案件,如被害人利用刑事诉讼程序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依民事诉讼法规定对之有管辖权之普通地方法院民事庭,即与受理该刑事诉讼之少年法院刑事庭,非属同一法院,少年法院刑事庭自不得依刑事诉讼法第504条第1项将该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裁定移送于有民事事件管辖权之普通地方法院民事庭审判。原提案讨论意见之两说,应以甲说为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