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来继承债务,要如何救济?
2016年12月30日
数罪并罚超过6个月可以易科罚金吗?
2017年1月1日

欠税被限制出境,救济管道为何要账?

因为欠税,接到入出国及移民署限制出境的公文时,

请看清楚是哪个机关请移民署限制出境,
才能决定救济途径为何。
分述如下:
一、若是「财政部」依税捐稽征法第24条第3项等规定限制出境:

义务人得向税捐稽征机关申请解除限制出境,

或于30日内以财政部为原处分机关,循行政救济程序向行政院提起「诉愿」

如诉愿被驳回,得在诉愿决定书送达之次日起2个月内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销诉讼」

二、若是「行政执行署」各分署依行政执行法第17条等规定限制出境: (一)义务人得依行政执行法第9条规定向行政执行署各分署「声明异议」

执行之行政执行分署、行政执行署均认声明异议无理由,

异议人得于接获异议裁定后30日内向法务部提起「诉愿」(诉愿声明:请求撤销异议决定及原处分(即限制出境之公函)),

如诉愿又被驳回,得在诉愿决定书送达之次日起2个月内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销诉讼」救济(注1、2)。

(二) 若原限制出境处分命义务人提供担保后,得解除限制出境,异议人亦依原处分提供担保,执行机关因而解除限制出境时:

因原限制出境处分已经解除,已不得提起撤销诉讼,

这时应提起「确认行政处分违法」之诉(注3)。

pexels-photo-226575

注1:

最高行政法院97 年12 月份第3 次庭长法官联席会议(三)决议:「
行政执行法第9 条规定:
『义务人或利害关系人对执行命令、执行方法、应遵守之程序或其他侵害利益之情事,得于执行程序终结前,向执行机关声明异议。
前项声明异议,执行机关认其有理由者,应即停止执行,并撤销或更正已为之执行行为;认其无理由者,应于10 日内加具意见,送直接上级主管机关于30 日内决定之。
行政执行,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因声明异议而停止执行。但执行机关因必要情形,得依职权或申请停止之。』
旨在明定义务人或利害关系人对于执行命令、执行方法、应遵守之程序或其他侵害利益之情事,如何向执行机关声明异议,以及执行机关如何处理异议案件之程序,
并无禁止义务人或利害关系人于声明异议而未获救济后向法院声明不服之明文规定,
自不得以该条规定作为限制义务人或利害关系人诉讼权之法律依据,
是在法律明定行政执行行为之特别司法救济程序之前,义务人或利害关系人如不服该直接上级主管机关所为异议决定者,仍得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至何种执行行为可以提起行政诉讼或提起何种类型之行政诉讼,应依执行行为之性质及行政诉讼法相关规定,个案认定。
具行政处分之性质者,应依法践行诉愿程序,自不待言。」

注2:

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判字第1206号:「
上诉人所为之上开限制被上诉人出境之处分,显然已侵害被上诉人应受宪法保障之居住迁徙自由,而损及其等之权利及法律上利益,
被上诉人于依法提起诉愿后,
自得提起撤销诉讼,原无疑义。」

注3: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决98年度诉更一字第144号:「
本件被告于作成系争限制出境(海)之原处分后,因原告于95年11月27日提起本件行政诉讼前,业已提供担保,被告随即于同日(起诉日)以板执礼94年营所税执特字第00101932号函,请内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及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巡防总局解除限制被告出境(海),有前揭函文可证,且为两造所不争,

原处分已因上开解除出境函而消灭,致无从撤销,
原告因情事变更,变更原诉之声明为『确认行政处分违法』,
依行政诉讼法第111 条第3 项第2款、第4 款,自应准许,
且原处分已发生使原告出境不自由之结果,
其解除限出境亦非无条件解除,而系由原告提供担保分期履行后,才解除限制出境,
则已消灭之原处分是否违法,关乎原告是否可得请求国家赔偿及立即取回已提供之前揭担保,原告自有确认利益,
其确认之诉尚非不合法,合先叙明。」

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判字第1206号判决:「
本件原处分既因上开解除出境函而消灭,致无从撤销。被上诉人诉请撤销原处分及诉愿决定,即属欠缺权利保护要件,原审不察,遽为被上诉人胜诉之判决,非无违误。上诉人执此指摘原判决违背法令,并求为废弃,自属有理由。

(二)次按『诉讼标的之请求虽有变更,但其请求之基础不变者』『应提起确认诉讼,误为提起撤销诉讼者。』『因情事变更而以他项声明代最初之声明。』其诉之变更或追加,应予准许。为行政诉讼法第111条第3项第2款、第3款及第4款所规定。而『确认行政处分无效及确认公法上法律关系成立或不成立之诉讼,非原告有即受确认判决之法律上利益者,不得提起之。其确认已执行完毕或因其他事由而消灭之行政处分为违法之诉讼,亦同。』『提起行政诉讼,得于同一程序,合并请求损害赔偿或其他财产上给付。』同法第6条第1项、第7条亦分别定有明文。
本件上诉人起诉当日,原处分业已消灭,已如前述。
被上诉人非不可依上开规定为诉之变更或追加,提起确认之诉并合并请求损害赔偿或其他财产上给付,其因对诉讼类型之选择有误,致欠缺权利保护要件
系因原审审判长未依同法第125条之规定为适切之阐明,并晓喻被上诉人得变更诉讼类型所致。
故被上诉人起诉之本意为何,对于诉讼类型之选择是否变更,均未厘清,本院无从为法律上判断。本件自应由本院将原判决废弃,发回原审法院更为审理,另为妥适之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