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罪并罚超过6个月可以易科罚金吗?
2017年1月1日
接到交通罚单要怎么办(清债)
2017年1月3日

什么情况下,检察官会不准易科罚金?要如何收账

壹、什么情况下检察官会不准易科罚金:

法院判决「得」易科罚金,
受刑人因此向检察官声请易科罚金时,
检察官是否就一定会准许易科罚金呢?

答案是:
原则上都会准许(注1),
只有少数情况不允许。

检察官例外不允许易科罚金的情形如下:

一、易科罚金「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时:

刑法第41条第1项但书规定,若检察官认定让被告易科罚金「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时,就不可让被告易科罚金(注2)。所谓「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

(一)一般是指(注3):
3犯以上且每犯皆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宣告之累犯。
3犯以上施用毒品者(其实,就同一罪名3犯以上者,例如3犯酒驾、诈欺、暴力讨债者,实务上也经常不准易科罚金) 。
数罪并罚,有4罪以上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之宣告者(例如:从事诈骗集团被法院判决数个诈欺罪)。
前因故意犯罪而受逾6月有期徒刑之宣告,执行完毕或赦免后,5年以内故意再犯本案而受有期徒刑之宣告者。
前因故意犯罪于假释中,故意再犯本案而受有期徒刑之宣告者。
(二)下列情形也很容易被拒绝易科罚金:
数罪并罚定执行刑超过1年以上。
诈欺既遂,取得高额犯罪所得。

二、与不得易科罚金之罪数罪并罚时:
依102年1月23日新修订之刑法第50条第1项但书及第2项之规定,除非受刑人自行向检察官声请并合处罚,否则,「得易科罚金之罪」与「不得易科罚金之罪」是不能并合处罚的。只要「得易科罚金之罪」不与「不得易科罚金之罪」并合处罚,「得易科罚金之罪」就可以单独易科罚金(注4)。
法官虽宣告得易科罚金,但受刑人自行声请将法院准许易科罚金的案件与不准易科罚金之他案合并执行时,也会导致不准易科罚金的情形发生(注5)。
因此,当被告另有不得易科罚金之案件时,若想易科罚金,建议不要声请合并定应执行刑。
贰、若检察官不准易科罚金,要如何救济?

一、可依刑事诉讼法第484条「受刑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以检察官执行之指挥为不当者,得向『谕知该裁判之法院』声明异议。」之规定,以书状向法院声明异议,请求法院准予易科罚金(注6)。

二、所谓「谕知该裁判之法院」是指「在判决主文有记载被告有期徒刑多久及易科罚金标准」之法院(注7)。
例如:
地方法院判决被告有罪,在判决主文记载有期徒刑多久及易科罚金标准,
被告上诉高等法院,
1.如高等法院未在主文宣告被告有期徒刑多久及易科罚金标准,只记载「上诉驳回」时,
因在主文记载有期徒刑多久、易科罚金标准的只有地方法院的判决,高等法院没有,
所以「谕知该裁判之法院」是指地方法院而非高等法院;
2.如高等法院主文记载「原判决撤销」,并记载被告有期徒刑多久及易科罚金标准,
这时「谕知该裁判之法院」就是指高等法院。

上海要债
注1:

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暨所属各级法院检察署为民服务工作改进要点第4条第2项第12款:
「短期自由刑得易科罚金者,以从宽核准为原则,
其不准易科者,应报请主任检察官或检察长核定,
已发监执行者,如发现有得易科之新原因,经受刑人声请后,准驳与否,均应报请检察长核定。」

注2:

刑法第41条第1项规定:
「犯最重本刑为5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6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台币1千元、2千元或3千元折算1日,易科罚金。
但易科罚金,『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 」

注3:

检察机关办理易服社会劳动作业要点第5条第8、9款:

(八)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应认有「确因不执行所宣告之刑,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之事由:
3犯以上且每犯皆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宣告之累犯。
前因故意犯罪而受逾6月有期徒刑之宣告,执行完毕或赦免后,5年以内故意再犯本案而受有期徒刑之宣告者。
前因故意犯罪于假释中,故意再犯本案而受有期徒刑之宣告者。
3犯以上施用毒品者。
数罪并罚,有4罪以上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之宣告者。
(九)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认有「确因不执行所宣告之刑,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之事由:
经通缉或拘提到案者。
因有逃亡或反覆实施犯罪之虞而于执行时仍在押者,或另犯最轻本刑为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而于执行时仍在押者。
前经准许易服社会劳动,嗣无正当理由不履行或履行期间届满仍未履行完毕,致执行原宣告之徒刑或拘役者。
前经缓刑或缓起诉处分附带命提供义务劳务,未依规定履行义务劳务而被撤销缓刑或缓起诉处分确定者。
有不执行所宣告之刑,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之其他事由者。
以上规定虽是针对易服社会劳动所作,但都涉及难收矫正之效或难以维持法秩序之解释,所以在裁量是否易科罚金的场合,仍有相当之参考价值。
注4:

刑法第50 条
裁判确定前犯数罪者,并合处罚之。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一、得易科罚金之罪与不得易科罚金之罪。
二、得易科罚金之罪与不得易服社会劳动之罪。
三、得易服社会劳动之罪与不得易科罚金之罪。
四、得易服社会劳动之罪与不得易服社会劳动之罪。
前项但书情形,受刑人请求检察官声请定应执行刑者,依第51条规定 定之。

102.1.23立法理由:

一、现行数罪并罚规定未设限制,造成并罚范围于事后不断扩大有违法安定性,为明确数罪并罚适用范围,爰增订但书规定。
二、因不得易科罚金之罪与得易科罚金之罪合并,造成得易科罚金之罪无法单独易科罚金,故宜将两者分开条列。故于第一项将易科罚金与易服社会劳动之罪,分别列举得易科、不得易科、得易服与不得易服等不同情形之合并,以作为数罪并合处罚之依据。
三、增列第2项,规范第1项但书情形,受刑人请求检察官声请定应执行刑者,依第51条有关数罪并罚之方法所规定之情形,以作为定执行刑之准则。

注5:

大法官释字第679号解释:
「本院释字第144号解释进而宣示
『数罪并罚中之一罪,依刑法规定得易科罚金,
若因与不得易科之他罪并合处罚结果而不得易科罚金时,
原可易科部分所处之刑,自亦无庸为易科折算标准之记载。』
系考量得易科罚金之罪与不得易科罚金之罪并合处罚,犯罪行为人因不得易科罚金之罪,本有受自由刑矫正之必要,
而对犯罪行为人施以自由刑较能达到矫正犯罪之目的,
故而认为得易科罚金之罪,如与不得易科罚金之罪并合处罚时,不许其易科罚金。
上开解释旨在藉由自由刑之执行矫正犯罪,
目的洵属正当,
亦未选择非必要而较严厉之刑罚手段,
与数罪并罚定应执行刑制度之本旨无违,
亦与宪法第23条规定之比例原则尚无牴触,并无变更之必要。」

注6:

大法官释字第245号解释:
「受号刑人或其他有异议权人对于检察官不准易科罚金执行之指挥认为不当,依刑事诉讼法第484条向谕知科刑裁判之法院声明异议,
法院认为有理由而为撤销之裁定者,
除依裁定意旨得由检察官重行为适当之斟酌外,
如有必要法院自非不得于裁定内同时谕知准予易科罚金,
此与本院院解字第2939号及院字第1387号解释所释情形不同。」
注7:

最高法院79年台声字第19号判例:
「受刑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以检察官执行之指挥为不当者,得向谕知该裁判之法院声明异议,固为刑事诉讼法第484条所明定。
但该条所称『谕知该裁判之法院』,乃指对被告之有罪判决,于主文内实际宣示其主刑、从刑之裁判而言,
若判决主文并未谕知主刑、从刑,系因被告不服该裁判,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而上级法院以原审判决并无违误,上诉无理由,因而维持原判决谕知『上诉驳回』者,纵属确定之有罪判决,但因对原判决之主刑、从刑未予更易,其本身复未宣示如何之主刑、从刑,自非该条所指『谕知该裁判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