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被查封,可否提出现款声请撤销查封讨债?
2017年1月7日
夫妻财产制有哪几种?该如何选择?
2017年1月11日

走入历史的讨债方式:债权人代位行使「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

 

假定您的配偶在外欠了一屁股债,

不过您一直严守夫妻财产分际,

不提供自己的不动产让配偶的债权人设定抵押权,

也不担任配偶的保证人或票据背书人,

更严加看管自己的印章、支票,绝不让配偶使用。

如此,

您就可确保自己的财产不被配偶的债权人查封吗(注1)?

 

答案是:对的!

考虑配偶之债权人代位行使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造成许多家庭破碎,在101年12月26日后,增订民法1030-1第3项,并删除第1009、1011条后,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已成为配偶才能行使的一身专属权,配偶之债权人已经不能代位行使。

 

因此,

配偶的债权人以代位行使「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的讨债方式,已经正式走入历史!

配偶的债权人再也不能用这种方式要你还债了。

 

======(分隔线以下是旧文,已非现行规定。)=================

 

 

在96年5月22日以前,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但在96年5月23日以后,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因为,

 

在96年5月22日以前,

立法院于91年6月21日增订民法第1030条之1第3项,

规定:「剩余财产请求权不得让与或继承」(注2)。

表明

剩余财产请求权为夫或妻专属的权利(一身专属权),

只有夫或妻本人可以决定是否行使,

别人无从代位行使,

夫或妻也无法让与给别人行使,

子女也不能透过继承来行使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

 

不过以上条文在96年5月23日被删除了,

理由是:「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并非一身专属权」。

 

所以,

您与配偶若未在96年5月22日以前离婚;

或您的配偶未在96年5月22日前死亡,

或你们夫妇未在96年5月22日以前合意将夫妻财产制改为定分别财产制,并到法院完成分别财产制的登记;

而仍适用法定财产制的话。

 

只要您配偶的债权人扣押(查封)他的财产后,发现仍不足以清偿债务;

或您的配偶根本没有财产可供扣押时,

您配偶的债权人就可以先依民法第1011条之规定,

向法院声请将你们夫妻的财产制改为分别财产制,

让你们夫妻的法定财产制关系消灭,

使您的配偶对您产生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

接着,再向法院主张:

您的配偶怠于对您行使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

故依民法第242条之规定代位您的配偶向您主张分配剩余财产,并由您配偶的债权人代为受领剩余财产分配的金额。

如此,您配偶的债权人就可以扣押、拍卖您的财产。

 

为免您的财产被配偶的债权人扣押,解决之道如下:

 

一、尽早将夫妻财产制改定为分别财产制,让法定财产制的关系早日消灭:

因为,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是有时效的(注3),早点改定分别财产制,可以早日让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的时效早日消灭。

一旦拖过时效,当您配偶的债权人代位您的配偶向您主张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时,您就可以主张时效抗辩,拒绝给付剩余财产,这样法院就会判决您配偶的债权人败诉,您配偶的债权人就无法扣押您的财产了。

二、查明是否为剩余财产范围:

因为只有夫妻「婚后」(即不包括婚前取得的财产)且「有偿」取得的财产(即劳务或投资赚来的财产,不包括继承、受赠与所取得的财产)才会被列入剩余财产计算(详请见注2「何谓『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该如何主张?」一文);

所以,如您的财产是无偿取得,或婚前有偿取得,就不用列入剩余财产计算,配偶的债权人自然不能以上列方式对您的财产主张权益。

纵然您的财产是婚后有偿取得而要列入剩余财产分配,为避免债权人误导法院将您婚前或无偿取得之财产列入剩余财产之计算而蒙受损失,查明剩余财产范围,也可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三、主张配偶分配剩余财产显失公平:

若您的配偶对于您婚后有偿取得财产财产的增加一点贡献也没有(例如:您的配偶好吃懒做,从不负担家务,家计;或者早已分居,家计、家务、子女都由您一人独自负担照料) 。您就可以向法院主张:让您的配偶平均分配剩余财产之差额,一点都不公平,请求法院降低分配成数,甚至不予分配。

一旦法院认为您无须分配剩余财产的差额给您的配偶,您配偶的债权人就无法扣押您的财产;若法院只是降低分配成数,至少也可以少付点钱给您配偶的债权人。

四、抛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

 

(一)有法院认为以书面约定抛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原则上并非有效的方法(注4):

因为民法第244条规定:债务人之无偿行为,害及债权人之权利者,债权人得声请法院撤销之。

所以,

夫妻即便于离婚时或改定分别财产制时, 约定抛弃对您的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因属于债务人的无偿行为,且损害债权人的债权,债权人可依民法第244条声请法院撤销后,再代位向您主张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

(二)但有法院认为以抛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作为离婚的条件,并非无偿行为,债权人不能撤销(注5),可以阻止债权人代位行使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

有法院认为:若以剩余财产请求权之抛弃作为夫妻离婚之条件,甚至作为换取他方单独扶养未成年子女之条件时,

这时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就不是无偿行为,债权人不能依民法第244条撤销该抛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之行为。

 

 

 

注释:

 

注1:

对于家人的负债是否要负责,请参照「对于家人的负债,须要负责吗?」一文。

 

 

注2:

关于「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请参阅「何谓『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该如何主张?」一文。

 

 

注3:

民法第1030条之1第3项:「剩余财产差额之分配请求权,自请求权人知有剩余财产之差额时起,2年间不行使而消灭。自法定财产制关系消灭时起,逾5年者,亦同。」

也就是说,当法定财产制消灭,从您的配偶知道他的剩余财产比你少的那一天起,2年间若未向您主张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时效就消灭。或者,从法定财产制关系消灭时起,您的配偶超过5年未向你主张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时效也是消灭。

 

 

注4: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832号民事裁定:「

离婚…同意书…记载『双方同意抛弃对彼此婚后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及损害赔偿请求权』,

足见系争同意书上诉人系为避免其债权人对已离异之参加人有任何纠葛,始而签立,

亦即为免除债务之无偿行为无疑。

另自96年5月23日民法亲属编修正后,

夫妻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已非以人格上法益为基础之财产行为,本质上仍属于财产权,

得为民法第244条撤销诉权之客体,

上诉人既无资力偿还所欠债务,其对参加人免除债务之无偿行为,显害及被上诉人之债权,

则被上诉人于97年12月24日知悉系争同意书后,于98年6月29日提起本件撤销抛弃行为诉讼,未逾1年除斥期间,即应予准许」。

 

 

注5: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1131号民事裁定:「

系争离婚协议中各条有关财产权之约定,均为双方能否达成离婚协议之重要考虑因素,互为关连,无从个别割裂而独立于离婚协议之外,否则双方即无法达成离婚之协议。

而被上诉人吕○○既已依系争离婚协议,

负担并支付两造所生子女之生活教育费用,

且会同被上诉人傅○○办理离婚登记而结束双方之婚姻关系,

倘容许一部撤销系争离婚协议有关傅○○不行使夫妻剩余财产请求权之约定,无异于双方婚姻关系已无从回复之情形下,推翻原本离婚协议达成之基础,实非事理之平。

由此益征,被上诉人吕○○与傅○○约定互不行使夫妻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以为达成协议离婚之条件之一,难认有何诈害上诉人之系争债权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