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离职要赔钱吗(违反公司最低服务年限条款,要给付违约金吗)?
2017年1月15日
慎防求职诈欺!
2017年1月19日

未成年子女为父母所作保证,讨债效力为何?

原则上,须经未成年子女成年后(满20岁)承认,才会对该子女发生效力。

下面以未成年子女是否在保证书上签名,分别予以说明。

一、只有法定代理人在保证书上代理未成年子女签名,未成年子女本人并未签名:

因为保证是主债务人无法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代主债务人履行债务之契约,
对于保证人有害无益,
是不利于未成年子女之行为,依民法第1088条第2项,不得为之。
如父母仍代未成年子女与他人签订保证契约,
父母之行为构成无权代理,
依民法第170条,
除非经未成年子女成年后承认,否则对该名子女不生效力(注1)。

但是,
父母若为子女置产,并以该财产价值范围内以子女名义承担债务,或提供担保
(如:以子女名义购买1000万元之不动产,而在该不动产上设定750万元之抵押权)时,
则应推定是父母提出财产为子女作长期经营,对子女仍属有利,
对该子女有效(注2)。

二、未成年子女本人亲自在保证书上签名,法定代理人亦签名表示同意:

至于未成年子女亲自签订保证契约,而父母在该保证契约签名同意时,
亦应考量父母之同意,是否基于未成年子女之利益。
若父母之同意并非基于未成年子女之利益,
(如只单纯负担债务,而未获得利益;或担保金额高于父母为未成年子女所购置之财产时),
解释上亦不应对该子女发生效力(注3)。

后记:
关于父母将未成年子女财产设定抵押权之效力,
请参阅「父母可否将未成年子女之不动产设定抵押借钱,供父母自己花用?」一文。


注1: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366号民事判决:

「按父母对于未成年子女之特有财产,有使用、收益之权。但非为子女之利益,不得处分之,民法第1088条第2项定有明文。
准此,若父母非为子女之利益而以未成年之子女之名义为保证及签发票据等财产上之法律行为,
使子女仅负担法律上之义务,并未享有相当之法律上权利,
除其子女于成年后,自愿承认外,不能对其子女生效,
揆诸民法第1088条第2项但书规定之立法意旨自明,否则即有悖于保护未成年子女之目的。
本院53年台上字第2611号判例,因与该条项但书规定之意旨不符,业经本院91年度第13次民事庭会议决议不再援用,并于91年11月15日公告废止在案。」
注2:

最高法院53 年度第1 次民、刑庭总会会议决议(二):

「父母以其未成年子女之名义承担债务及以其未成年子女之财产提供担保,
若非为子女利益
而以子女之名义承担他人债务,及为他人提供担保,
依照民法第1088条(旧法) 及限定继承之立法意旨暨公平诚实之原则,
除其子女于成年后,自愿承认外,不能对其子女生效。

但子女之财产如系由父母以其子女之名义购置,
则应推定父母系提出财产为子女作长期经营,
故父母以子女之名义置业后,复在该价额限额度内,
以子女名义承担债务,提供担保,不能概谓为无效。」
注3:

地方法院97年度诉字第3879号民事判决:

「1.…参诸民法第79条之立法理由『谨按法律对于限制行为能力人之利益,常思所以保护之。故规定限制行为能力人与他人订立契约时,须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许,否则所订契约,应为无效,盖以契约一经订立,即足生权利义务之关系。虽其已经成立之契约,仍须经法定代理人事后承认,始生效力,方足以保护限制行为能力人之利益。此本条所由设也。』,
及同法第1088条第2项『父母对于未成年子女之特有财产,有使用、收益之权。但非为子女之利益,不得处分之』规定之意旨,
可知限制行为能力人之法定代理人于决定是否允许或承认限制行为能力人与他人所订立之契约时,应以保护限制行为能力人之利益为主要依归,限制行为能力之未成年子女所为之无偿行为例如签订保证契约等,纵获得其法定代理人之事前允许或事后承认,然因与民法第79条及第1088条第2项保护限制行为能力人利益之立法精神牴触,应认为无效。

2.再按,最高法院认该院53年台上字第2611号判例关于『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有权代理其子女为法律许可之法律行为,保证行为,法律并未禁止法定代理人为之,则法定代理人代未成年之子女为保证行为,自难依民法第1088条第2项但书之规定,认为无效。』之要旨,因与91年6月26日修正民法第1088条第2项规定之意旨不符,于91年10月15日经最高法院91年度第13次民事庭会议决议废止前开判例,由此益证父母为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其同意未成年子女成立保证契约,应属不利益于未成年子女之行为,不能认为有效。

3.经查,本件原告签订连带保证契约时年仅10岁,且未婚,应属限制行为能力人,
而系争借款之主债务人辛○○,连带保证人丙○○,分别为原告之父亲及母亲,
是纵使原告于签订连带保证契约时,确经其父母即法定代理人同意,
然原告所签订之连带保证,系保证主债务人辛○○对被告合作金库公司之借款、票据、垫款、信用卡消费款、保证及其他债务,并包括其利息、迟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及其他费用与辛○○连带负担全部清偿之责任。
是原告签订系争连带保证契约,徒使其负担连带清偿责任,对其极为不利。
况且原告接受系争不动产赠与时,该不动产上设定之抵押权金额仅1,200,000元,原告亦非抵押借款之连带保证人或其他债务人,惟原告受赠系争不动产之后,其父辛○○与被告合作金库公司所签订之借贷契约,借款金额增加为2,200,000元,相较先前抵押权设定金额多出1,000,000元,
纵使原告受赠系争不动产系为供原告及其家人居住使用,原告至多提供系争不动产为抵押权之设定,用以担保借款人辛○○向被告合作金库公司借款之清偿为已足,
实无强行要求原告并为借款债务之连带保证人之必要,
是以,即使原告之法定代理人即其父辛○○及其母丙○○确有同意原告担任系争借贷债务之连带保证人,显然是对原告不利益之行为,
揆诸上开说明所示,本件原告所成立之连带保证契约,不能认为有利于原告,应为无效,是原告主张与被告台湾金联公司间之连带保证关系不存在,应为可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