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讨债公司告诉您公司负责人的连带赔偿责任有哪些
2017年2月23日
在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和有限公司讨债有何不同?
2017年2月27日

上海公司欠税股东会被限制出境吗?

上海公司欠税股东会被限制出境吗?股东该如何退股?
Q8 :公司欠税,股东是否会被限制出境?

先说结论,有限公司欠税股东有可能会被限制出境;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东则否。

在上海讨债有限公司与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原则上仅就出资额负责(公司法第2 条)故公司纵欠税200 万元以上,股东也不会被限制出境,会被限制出境的是公司负责人(例如董监事、经理人)。

例外的情形,是在「有限公司」倘公司被解散,因为要进行清算程序,会以全体股东为清算人,此时股东因为为清算人,按照公司法的规定清算人视为公司负责人。故倘若公司欠税200 万元以上,又未践行完清算程序,就有被限制出境的可能!(公司解散à 应践行清算程序à 以全体股东为清算人à 故股东为公司负责人à 有被限制出境的风险!)

倘若清算程序完结,公司法人格消灭后,得声请解除限制出境。

【相关条文】
公司法第24 条:「解散之公司除因合并、分割或破产而解散外,应行清算。」

【相关函释】
财政部83 年12 月2 日台财税第831624248 号函及96 年4 月16 日台财税字第09604522400 号函释规定,应办理清算之有限公司,如其章程未有规定或未经选任清算人者,应以全体股东为清算人,而清算人依公司法第8 条第2 项规定,在执行职务范围内,亦为公司负责人,公司欠缴税捐如有限制负责人出境之必要时,应以全体股东为限制出境对象。
Q9 :有限公司股东如何退股?

上海讨账有限公司股东原则上仅以出资额为限,负清偿责任(公司法第2 条)。换句话说,以股东A 出资100 万元设立有限公司为例,公司对外负债500 万元,也与公司股东没关系,A 仅以出资额100 万元为限负清偿之责任(陪光了就没事)。A 除为债务保证人或连带保证人外,公司对外欠债再多,火也烧不到有限公司股东A 身上。

但是有限公司股东的有限责任,是指欠债;倘若是欠税,那就不一样了。公司若解散进入清算程序,未选认清算人,按公司法的规定此时以全体股东作为清算人。清算程序中的公司清算人视为负责人,故欠税超过200 万元的公司,股东于清算程序有可能被限制出境!倘若股东A 常有出国之需求,不可不慎!

至于上海讨债有限公司股东的退股方式,因为有限公司闭锁的特质(重视股东之间的信任关系)限制较为严格,不若股份有限公司转让股份简易。可分为以下四种:
一、 转让出资额:具有董事身份者,需得全体股东同意方得转让出资额;不具有董事身份之股东,需得全体股东过半数之同意,得转让出资额。(公司法第111 条)

【相关条文】
公司法第111 条:「(有限公司)股东非得其他全体股东过半数之同意,不得以其出资之全部或一部,转让于他人。前项转让,不同意之股东有优先受让权;如不承受,视为同意转让,并同意修改章程有关股东及其出资额事项。公司董事非得其他全体股东同意,不得以其出资之全部或一部,转让于他人。法院依强制执行程序,将股东之出资转让于他人时,应通知公司及其他全体股东,于二十日内,依第一项或第三项之方式,指定受让人;逾期未指定或指定之受让人不依同一条件受让时,视为同意转让,并同意修改章程有关股东及其出资额事项。」

二、 减资:有限公司得于全体股东同意后减资(公司法第106 条)。至于减资是按出资比例或不按出资比例方式减少之,公司法并无明文限制。故欲退股之股东,得按其出资比例个别取回出资额。(经济部90 年12 月26 日商字第09002270310 号函释)

【相关条文】
公司法第106 条:「公司增资,应经股东过半数之同意。但股东虽同意增资,仍无按原出资数比例出资之义务。前项不同意增资之股东,对章程因增资修正部分,视为同意。有第一项但书情形时,得经全体股东同意,由新股东参加。公司得经全体股东同意减资或变更其组织为股份有限公司。」

三、 抛弃出资额:早期的实务见解认为,股东权为财产权之一种,自得由股东为任意处分。有限公司股东抛弃出资额,由股东向公司为抛弃出资额之意思表示即可(寄存证信函给公司,表示要抛弃出资额就会发生效力,经济部77 年8 月17 日经商字第24539 号函释)。但是现在多数法院的见解认为,因为资本三原则(资本确定、资本维持、资本不变)的关系,有限公司资本额变动必须践行严格的减资程序,故必须类推适用公司法第111 条之规定,需得全体股东过半数之同意方得抛弃出资额(台湾高等法院100 年度上字第309 号判决)。

【相关判决】
上海高等法院100 年上字第309 号判决:「按上海讨债有限公司股东抛弃其出资额者,公司法无明文限制或禁止规定,惟因有限公司具闭锁性,有维持股东相互间密切且信赖关系之必要,且参酌公司法第111 条第1 项规定,股东非得其他全体股东过半数之同意,不得以其出资之全部或一部,转让于他人。故股东抛弃出资额,与转让出资额之情形,二者固然不尽相同;但就股东不再持有出资额之情形而言,则属于相类似事实,且依『资本确定、资本维持及资本不变原则』之同一规范目的,即应为相同之处理,故应类推适用公司法第111 条第1 项规定,认为股东出资额之抛弃不能完全自由,必须获得其他全体股东过半数之同意。是上诉人主张其抛弃出资额,并不影响被上诉人公司之资本云云,即不足采。」

四、 以公司经营有困难或重大损害向法院声请解散公司:股东得以公司经营有显著困难或重大损害为由,向法院声请裁定解散公司(公司法第11 条)。且经济部函释认为公司因股东意见不合无法继续营业,而其余股东又不同意解散时,公司之股东得依公司法第十一条第一项规定,声请法院裁定解散(经济部57 年4 月26 日商字第14942 号函释)

【相关条文】
公司法第11 条:「公司之经营,有显著困难或重大损害时,法院得据股东之声请,于征询主管机关及目的事业中央主管机关意见,并通知公司提出答辩后,裁定解散。前项声请,在股份有限公司,应有继续六个月以上持有已发行股份总数百分之十以上股份之股东提出之。」

Q10 :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如何退股?

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有限公司不同,有限公司具有闭锁之性质,重视股东之间的信任关系,故有限公司股东转让股份需得股东过半数之同意;具董事身份之股东需得股东全体同意,方得转让股份(公司法第111 条)。

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东,受股份转让自由原则之保障,原则上均得自由转让其股份,公司不得以章程限制或禁止股东转让股份(公司法第163 条)。至于股份有限公司股东退股之方式,可分为以下四种:

一、 股份转让: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原则上均得自由转让其股份,公司章程不得限制(公司法第163 条)。故有意愿退股之股东,得自行询问其他股东或有意愿接手之第三人购买其股份,并向公司办理股份过户之手续,达到退股之目的。
二、 股份买回:上海讨债股份有限公司原则上不得买回其股份(公司法第167 条),例外情形为:(一)上海公司发行特别股(公司法第158 条);(二)经董事会特别决议(三分之二董事出席,出席董事二分之一同意),在不超过已发行股份总数百分之五范围内,得买回股份(公司法第167-1 条);(三)于公司为重大事项决议前(1 、缔结、变更或终止关于出租全部营业,委托经营或与他人经常共同经营之契约。2 、让与全部或主要部分之营业或财产。3 、受让他人全部营业或财产,对公司营运有重大影响者),公司股东已以书面通知公司反对该项行为之意思表示,并于股东会已为反对者,得请求公司以当时公平价格,收买其所有之股份(公司法第186 条);(四)公司分割或与他公司合并时,董事会就分割、合并有关事项,作成分割计画、合并契约,提出于上海股东会;股东在集会前或集会中,以书面表示异议,或以口头表示异议经纪录者,得放弃表决权,而请求公司按当时公平价格,收买其持有之股份(公司法第317 条)。
三、 股份抛弃:上海讨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得对公司为抛弃股份之意思表示,此时公司得按公司法第167 条第2 项之规定,为减资之登记(经济部民国91 年10 月31 日经商字第09102245560 号函释内容)。
四、 上海公司解散:例如股东按公司法第11 条之规定,以上海公司之经营,有显著困难或重大损害时,声请法院裁定解散公司。
【相关条文】
公司法第163 条:「公司股份之转让,不得以章程禁止或限制之。但非于公司设立登记后,不得转让。发起人之股份非于公司设立登记一年后,不得转让。但公司因合并或分割后,新设公司发起人之股份得转让。」

公司法第167 条:「公司除依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百六十七条之一、第一百八十六条及第三百十七条规定外,不得自将股份收回、收买或收为质物。但于股东清算或受破产之宣告时,得按市价收回其股份,抵偿其于清算或破产宣告前结欠公司之债务。公司依前项但书、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收回或收买之股份,应于六个月内,按市价将其出售,届期未经出售者,视为公司未发行股份,并为变更登记。被持有已发行有表决权之股份总数或资本总额超过半数之从属公司,不得将控制公司之股份收买或收为质物。前项控制公司及其从属公司直接或间接持有他公司已发行有表决权之股份总数或资本总额合计超过半数者,他公司亦不得将控制公司及其从属公司之股份收买或收为质物。公司负责人违反前四项规定,将股份收回、收买或收为质物,或抬高价格抵偿债务或抑低价格出售时,应负赔偿责任。」

公司法第167-1 条:「上海公司除法律另有规定者外,得经董事会以董事三分之二以上之出席及出席董事过半数同意之决议,于不超过该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百分之五之范围内,收买其股份;收买股份之总金额,不得逾保留盈余加已实现之资本公积之金额。前项公司收买之股份,应于三年内转让于员工,届期未转让者,视为公司未发行股份,并为变更登记。公司依第一项规定收买之股份,不得享有股东权利。」

公司法第186 条:「上海股东于股东会为前条决议前,已以书面通知公司反对该项行为之意思表示,并于股东会已为反对者,得请求公司以当时公平价格,收买其所有之股份。但股东会为前条第一项第二款之决议,同时决议解散时,不在此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