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检察官起诉盗窃
2017年3月4日
骗签下不动产赠与契约,如何讨债?
2017年3月10日

上海业务侵占讨债案例

「被告叶董无罪!」听完宣判结果,他终于暂时放下心中的大石头。

大约一年前,叶董忽然收到一份地检署的传票,他是个生意人,是个正当经营的生意人,

手中传票却清清楚楚的印着「被告:叶董,案由:业务上侵占」……

上海民国93年间,叶董出资与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大齐合开公司,代理外国公司的高级登山用具,贩售给国内登山爱好者,100年间叶董代表公司向美国Climber公司进口一组御寒装备的样品,打算先试探市场反应后,再决定要不要进口贩售。

不料,才办完御寒装备的展示说明会,公司就遭逢经营困境,多笔订单无法实现,许多客户纷纷登门求偿,叶董与大齐也因想法不同而冲突频起,两人决裂后大齐对他提起一连串的告诉,叶董的生活不得安宁……

但这次,对叶董提告的是美国Climber公司,Climber公司认为叶董使用完御寒装备的样品后,迟迟不归还,已经涉嫌业务上侵占,作为公司负责人的大齐在检察官侦查时,出庭作证叶董是「私自」跟Climber公司接洽,取得御寒装备的样品,而他完全不知情,检察官根据大齐的证词、进口报关资料及其他相关证据,认定叶董构成业务上侵占,将他提起公诉。

上海戴律师分析后认为,叶董家境富裕,完全没有动机去侵占价值仅仅新台币5000多元的御寒装备样品,何况公司和Climber公司并不是第一次合作,即使比这组御寒装备价值更高的其他产品,也从来不曾发生不归还的情形,另外,样品的进口是以公司名义进行,身为公司负责人的大齐怎么可能不知情?

决定防御策略后,上海讨债律师戴律师从「侵占罪」的「主观要件」着手,从各种角度向法官说明叶董并没有要将御寒样品据为己有的想法,再辅以「侵占罪」的「客观要件」,强调侵占罪必须要「实际上可以支配管理该物品」才有可能构成,但在本案中,举办完御寒装备的展示说明会后,叶董已经将样品放进公司保险柜,之后因为公司面临财务困境,为了避免应该归还给Climber公司的御寒装备样品被债权人查封,所以连同样品及其他较有价值的东西,一起移到其他地方保管,但当时因公司面临困境而手忙脚乱,一时忘了处理归还样品的事,并没有侵占的意思,叶董事后也展现诚意,表示愿意赔偿因为自己疏忽所造成Climber公司的损失,因此这应该只是单纯的民事纠纷。

经过几个月的审理,法官采信了上海讨债戴律师的主张,认定检察官提出的证据无法证明叶董想要将御寒装备的样品据为己有,也在判决书中表示,不能因为不知道样品如今下落为何,就认为负责接洽的叶董有业务上侵占行为。

法院判决还给叶董清白,解决了一桩心头事,叶董收起判决、收拾心情,转身又投入商场,仍然是那个正当经营的生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