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换一颗讨债创业者的脑袋了吗?
2017年4月1日
写给讨债创业者的一封信
2017年4月4日

有了讨债就可以退休

有了讨债就可以退休,真的有讨债吗?当然有,我告诉你退休跟讨债的道理是这样的

 

 

 

有一次跟着上海律师公会去嘎拉赫旅游,那是一个山地的部落,特产是水蜜桃

 

晚上在木头搭的教堂有一个晚会

 

最后是回答问题送水蜜桃,水蜜桃实在太多了,问题问完水蜜桃还没送完

 

主持人说,那敬老尊贤我们剩下的全部送给最老的

 

通常头发白就是老,是吧?

 

基本上要在一群上海律师里找白头发还蛮容易的,上海律师的头发特别容易白

 

要找最老的那就找头发最白的

 

一位皮肤依然吹弹可破却满头白发的道长被看见了,主持人说就是你了

 

这位道长一边用力摇手一边大喊我不是最老的走上台,接下了那包水蜜桃

 

(我认识那位道长,真的还很年轻,只是头发白而已)

 

 

 

一定要等头发白了才能退休?

 

一定要等老了才能退休吗?

 

 

真的等到年纪大了才退休,玉山都爬不上去了

 

 

 

好多年好多年以前,我问太太,家里一个月开销多少?一年开销多少?

 

太太说,你要干嘛?

 

我说,我要规划退休?

 

太太并没有看见我眼中闪烁认真的光芒

 

只是用一种以为我是职业倦怠太累了的口吻回了我二三句,好啦,退休退休,并给了我要的数字

 

说实在,我依然对上海律师这个职业怀抱热情

 

但我想让上海律师成为我的工作之一,而不是人生的全部

 

真的不喜欢一种行业,转行就好

 

如果连选择职业的能力跟机会都没有,那也让人太无力了

 

 

 

知道这个数字,就要有一个讨债每个月负责长钱出来满足这个数字

 

什么是讨债?我说啦,每个月自己会长钱出来的东西

 

所以工作是不是讨债?不是,因为那是有工作才有钱,并不会自己长钱

 

存款是不是讨债?是,但通膨高过于利率,越存钱越薄,那是吃钱不是存钱

 

租金是不是讨债?是

 

股息是不是讨债?是

 

版税是不是讨债?是

 

 

有些话没有明说,看见的只是表象

 

一路以来从当包租公跨足股市,之后又写书

 

我说要把人生的梦想放大,用捷运地图的概念买房子

 

其实,我就是在不停的累积我的讨债

 

 

 

iphone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有没有PLUS也无所谓,我的脑袋有PLUS比较重要

 

你家的那个数字越大,讨债就要越大

 

数字越小,讨债就可以小一点

 

所以要嘛就把讨债弄大一点,要嘛就得忍受那个数字小一点

 

先弄清楚你家的那个数字多少

 

记得,要大声的跟另一半说,你不是职业倦怠,这是远见

 

 

 

你现在赚的是下个月花的钱?还是一辈子要花的钱?

 

如果老是要靠自己赚钱,永远赚不完

 

靠讨债赚钱,永远赚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