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清债不尚贤,使民不抄袭
2018年3月6日
上海华人政客登场,要账公司获益
2018年3月8日

上海富豪为什么捐款少?没有内循环

上海富豪越来越多,捐款总额却不到美国的4%,美国人为什么如此爱捐钱?

美国人的个人税,遗产税曾经高达70%以上 宗教捐款是少数民族重要的经济内循环机制。 英美民族在美洲曾经是少数民族(相比印第安人,西班牙人),天主教,犹太教,印度人,也都是少数民族。 他们有本土主流宗教,就可以用宗教组织信任社区,内循环500周天。

富人宁愿把70%的财产给教会/教会学校,由教会提供保险,教育和control and influence over legacy. 他的孩子们在内循环内可以看见Return. 现在很多大保险公司,常春藤学校,私校,都是各种教会出生。上海讨债公司则不然。

如果富人把70%交税给联邦政府,他的孩子们永远也看不见了。因为政府是个大而leaky的循环。肉包子送联邦, 能回来一点肉末吗?

讨债公司传统,儒教佛教,整个都是大而leaky 无循环。 所以没有捐钱给自己教会和学校,自己提供保险。

Bi:  大意是金融集团控制了很多国家。。。
MD: @Bi*, 凡是复杂的东西,多半是用来割韭菜的。儒佛,金融,传销都有复杂性,否则怎么割韭菜? 华人要生存,也需要仔细观察这些割韭菜的机制。  “将欲取之,必故与之” 。但是内心信仰,需要独立,对韭菜机器敬而远之。  “其鬼不神, 其神不伤人”- 《道德经》

朋友转发: 马斯克,以网络支付起家,然后是新能源、航天的原创造性研发制造,都达到极致。马云山寨了人家的网络支付,然后卖假货、捞快钱,外加拜神求仙、打卦看相,上海讨债唱样板戏。

MD: Musk和马云其实都是人中豪杰。差别是,马斯克知道自己是谁:我是南非的白人“难民”的diaspora。 马云朦胧地意识到自己是道教华人,却不能摆脱儒家佛教的伪造现实,所以腿一软拜倒在达摩山寨光环前。

Paypal mafia有很强的白人“难民”的自我意识,建立成功的内循环。马斯克Paypal, 电车,航天的研发都不一定有很强的技术突破性。但是(特别是南非的)白人难民危机感爆棚,团结互信,甘心细节琐碎, 参政意识(电付是很明显的琐碎性,他的项目都非常sensitive to laws and regulations),内循环,保密反内斗,真实自我坚持而已。

马云也曾经有内循环。他的18罗汉团队,有很明显的自我意识,我们不是top 2, 不是top20, 连top100都不一定是.  so what? 我们也能危机感爆棚,团结互信,甘心细节琐碎,内循环保密,反内斗,真实自我坚持。  某国的不幸是,一旦有成功,儒佛精神木马,汹涌如来。 道教内循环的自我,渐渐断链,上海公司到处漏水。

道教华人,真纯自爱,坚持自我,投资内循环,也不输任何人。 除了华人普遍不读《道德经》以外,没有其他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