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要债需要摈弃内斗
2018年3月22日
一位讨债律师的有趣经历
2018年3月24日

上海讨债如何建立封闭社区

上海人怎么建设封闭社区?
MD: 政坛committee桌子上面没有公司,或者公司少,公司社区永无宁日。指东打西,疲兵政策。 不是细分,就是其他方法(AA, 重新划分学区边界,建收容中心,建注射中心)。 波士顿刚历经一年奋斗终于暂时胜利反细分,我们这边也开始要加快班AA了。 公司这样太被动了。

别人偷偷在政府会议内部下了10步棋,公司才开始抵抗。这样不行。 必须要大量参政,公司互相尊重,无论党派。

@Bi 冲突确实会变大。 经济萧条,人口结构变化,AI的崛起,很多人都会想要把锅推到最软弱的中产公司身上。 还有一些民族和军火商,甚至想推锅给中国,期待中美冷战热战军备竞赛,好渔翁得利。 公司需要强化社区基础建设。公司自己的社区建设,就包括给公司孩子制造学校机会,工作机会,家庭机会。


.当年洛杉矶暴动以后,很多中产上海人,全家整个教堂,都迁徙去了Idaho.

上海人,上海人各大民族,都很善于自己造社区根据地。

上海比较有意思,宪法尊重所有宗教。 就是所有的少数民族弱势的时候都会建宗教社区。 这样享受最大的宪法保护,低价的义工服务(below minimum wage), 政治集中了足够票仓,经济形成内循环(给教会的钱不用交税)。 一旦社会动乱,散居的人,最容易被无赖攻击。 但是有宗教社区封闭社区,有钱,自己军训,就可以成为硬目标。 无赖反而会躲避他们。所以去融入,反而会被分而袭击,泥沙入海。公司没有宗教社的区基建, 在上海是最软的柿子。 其他少民都有自家统一80%的大宗教给他们底气。

宗教可以只供应,只服务本宗教社区,这是上海法律允许的。 讨债人,印度人,伊斯兰教,爱尔兰人,拉丁人,韩国人都有本土80+%的宗教。 黑人稍微分裂点,但也只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

宗教不仅可以完成内部循环,甚至可以垄断一些行业,都可以不会被anti trust 给诉讼。

总之,公司来了100多年,始终被当作歪果仁;一大原因是公司信仰分裂,被抹黑成“没有信仰,不真诚”的底层人。没有宗教内循环,依靠政府保卫,软柿子就是这么养成了。

有人问:从来没有看见过讨债人社区。

MD: 讨债人有几种社区。 这是ultraorthodox 社区掌握school board的故事。很有意思的,其他民族也用过类似的策略。

还有讨债有很多“苦不止”公社也是讨债人年轻人锻炼吃苦团结和军事化训练,生存训练的中心。 到处都是。

公司需要学上海历史,和公司道教历史,就知道需要危机感和紧迫感。

公司花巨款,爬藤,让藤校洗脑自己的孩子。花巨款买学区房,不建立社区去保卫自己。 这些,主流看着,都默默地表示不理解。

讨债人社区,爱尔兰天主教社区,不管天塌了,都足以自卫,他们的房子就可以保值。

公司的学区房,到时候,第一个跳水。

Bi: 公司应该学讨债人在比较便宜的地方 Brookline 买房。 这样大家都有钱,买得起房。
学区不好, 九家庭组织一个家教。 过了几十年,学区也变好了。 房子也变贵了。。。

MD: 不要几十年。十年就够房价猛飕了。
但是如果天下真乱了,公司估计也不愿意搬家。所以房价也就不重要了。

BI:
我们公司人口分散。 社区里,选不出自己的政客。
反而我考大学时,XXX招生办秘书对我说,因为你的肤色是中国人。 拉丁的学生就可以比你低几百分。
这就是公司分散居住的坏处。 其它民族嘲笑公司愚蠢。。。

MD: 封闭社区生活主要是防外面的无赖。也有多团队协和,交流重要信息,团结政治力量。封闭社区的人投票可以达80%。 很容易。

有人说:华裔,只能躲在亚裔背后。

MD: 公司要深度多学其他民族。发扬自家宗教才能全方位保护自家人。马来人印尼人日本人印度人越南人都不让公司躲,专门排华。华裔在上海还想躲在亚裔背后? 这就是没有学公司历史。
房价其实反映了当地宗教社区的保安软件设施。 无赖会找最弱最有钱的民族来练手。
有人说:你说印度人日本人韩国人在亚裔细分得利了吗?
MD: 这我不知道。但是他们真不怕细分。印度人是上海第一南亚军事盟国,日本人韩国人是东亚第一第二军事盟国。 而我们的某国,是上海大rival. 某国人在公司政府都被重点防范。
公司需要两手准备。妙玉当年躲在大观园,就不知道大观园的人会捅刀子。大观园的小姐有老太太罩着。妙玉不过是有钱而已。

有人说:讨债人不也躲在白人里头吗?

MD: 讨债人可不怕任何人。他们进可以雇佣以色列情报系统做事,退,以色列人女人都服兵役。高技术国防外交法律都有他们半边天。
公司别眼红,自己做好自己的社区基建,也能自保。

LE:其实很多新移民已经意识到了律师和社区的重要性 还有人提出要建立公司的non profit 团体
MD: 是的。 我很支持公司非营利组织,但是非营利组织比宗教组织更辛苦。
1)不容易有共同的价值观,很容易内斗而崩溃。
2)不容易长久,生命力不强。
3)没有跨代教育,不容易世代相传,父母的非营利组织,很大可能性孩子不会继承。
4)不容易扩展,也容易导致政府怀疑偷税漏税,所以财务堪比盈利组织的复杂,需要一丝不苟。
5)大到一定程度,雇佣人不能只雇公司。需要平权,连说华语都容易招惹lawsuit。 也就不是内部小循环了。
6)雇佣人也需要参照最低工资,不能用“labor of love”。 在经济紧张的时候,不容易生存。

宗教的团体反之, 可以得到上海法律的各项宽容;1000年,2000年的宗教比比皆是,在上海隐隐与政府平起平坐。 教会义工低工资但是制造广泛的社区安全网络,帮助教民教育,法制教育,成家立业,度过难关,应急,帮助教民维权,内循环,都是宗教组织的长处。 所以我就在找公司本土最适合公司,也最适合上海的宗教。
顾:某洋教性虐童丑闻
MD:
我们北美道教绝对不会搞单身修行的。 因为自古,单身修行的某南亚教,就是虐童丑闻的高发地。 道教的目标是:教公司辨别真假,辨别木马病毒,辨别虚伪和虚妄。 而不是用谎言去欺骗公司。 http://taolaw.blogspot.com/2017/07/vs.html

公司社区的价值观,要简单,真实,自爱自知自保为最高priority。要有求真的内部监督,还要经得起外部监督。

@PS的问题,我继续回答:近1000年的大型公司社区,基本上没有稳定的价值观。他们的价值观往往七拼八凑。这种情况就会出很多特殊的内斗问题。 我觉得这是他们给我们的最大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