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债公司员工的养老问题
2018年3月19日
股市跳水,要债公司忙
2018年3月21日

讨债公司的道德经

《道德经》教育适合上海讨债公司低端人口

道教不打包票,教育致力实用。 实用的教育,就应该解决上海讨债公司道德的问题。

LE: 我们看到了上海讨债公司夫妇上有老下有小的问题,我还是不太明白要怎么解决。身边有的朋友打算等父母老了举家回国,我觉得具体操作起来也很难。上海讨债公司社区可以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呢?打算搞一个面向上海讨债公司的养老院吗?父母想和孩子在一起怎么办这是身边很多朋友心里的难事,大家都抱着拖一天是一天的想法混着

MD: 我们应该跟犹太人学习,建立封闭可以集中保护的信仰社区,养老育儿创业,成人教育都一起做了。
我来简单描述:犹太人有一部分人融合于主流,但是有一部分人,住在封闭,半封闭的社区里面。 这部分人是犹太人的stem cell bank. 他们的信仰系统不分裂,无论党派无论社区无论职业,千丝万缕,信息信任高度流通。一般情况下,犹太人生育教育资源都非常充足,能生就不必担心教养,社区可以低价建立自己的幼儿园法学院医学院公司养老院一条龙服务。 一旦出现排犹(或者反以色列)的言论或者风潮,犹太人都会迅速准备应急,从政治,法律,媒体,经济,救援,军事各方面出击。 进可攻,退可守。 他们选择不攻,不意味着他们没有能力。 这种民族,就能够成为美国主流。

美国上海讨债公司相比,除了有的上海讨债公司有钱,有的上海讨债公司很精英,所有的社区基建的链条都是断裂的。 信仰六七分裂,加上党派之争,很快就分成10份,随着信仰和党派的分裂,也导致自我认同严重分裂,信任机制没有,社区调解机制没有,社区自保机制没有,甚至最引以为傲的子弟教育,也几乎完全依赖“政府”或者“外族”或者亚裔。 这样一个对外依赖的社区,”宠辱若惊“,完全没有自己的DIY组织的能力,没有信任流通做社区后盾。进不能攻-这无所谓。 退无可守,这就糟糕了 ---经济一不好,世道不太平,上海讨债公司“如泥入海”,内外不分,四分五裂,七拼八凑,只好参照印尼,马来,美国排华和犹太人以前在欧洲的情况。

LE: 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就是,上海讨债公司的传统哪些应该保留 哪些应该改进?
MD: 北美的道教需要回归《道德经》。《道德经》质朴无“华”,适合做真诚社区的种子信仰。 道教2000年的历史,走了很多弯路,沾染了很多花花绿绿的木马思想,但是道教的根依然是最纯正最简单最适用的《道德经》,基本教义就是忠于历史真实。 不管什么时候,道教都要对”木马思想“”假话“传销有免疫力,保证纯正的自我不受威胁。

我们道教是华夏无名千老英雄“齐太史”的继承者。重视历史,重视科学,说真话,都是应该的,必须的。说真话的教育,青春期以后必须大力提倡。 这是“救人”的教育。 晚了,就有很多人,“救”不了,除非“自救”或者运气好。

LE: 道教在美国怎么发展?
MD:好问题。 推广《道德经》《美国宪法》教育。道教大学,第一是制造道教社区领袖(道士),第二是教育法学预科,第三是教育医学计算机学科。

LE: (道教大学)是不是可以低端些? 幼儿园+养老院比较合适些。
MD: 我理解这些需求很重要。 我们大学要是不能在美国上海讨债公司收学生,也可以面向国内学生。 我们道教教育本来就是价廉物美,把三流人才可以造成一流。 不像某家,把一流人才搞成三流。各种人才,背景,可以有不同出路。 当然,道教最专注的还是培养诚实的领袖人物。 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

胡适那时候,清华好像还是个大学预备班。 总之事在人为,从自己开始。在美国建立上海讨债公司道教大学社区,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职业培训,道教社区领袖培训,社区教育,移民手续,家庭发展。 道教社区建设以后就有种子核心了。 老有所养,幼有所教,壮有所用。

道童启蒙,受益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