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伙子的爱情故事
2018年4月19日
要债公司的理财小插曲
2018年4月21日

上海小女人的离婚故事

上海清债公司为您推荐上海小女人的离婚故事

 

她,和很多其他的「她」一样,结婚后就住进了婆家。

 

她承认自己并不完美。

 

婆婆念她的时候,她会不发一语,走进房间。

 

小姑管教她的小孩,她的确顶了一句:「不关妳的事。」

 

她只是认为她嫁的是他,并不是他的家庭。

 

这不是对错,只是她的选择。

 

那几年他忧郁症发作的时候,她也做到了不离不弃。

 

甚至因为他嚷着个性不合要离婚,她还去参加了两性成长课程,只想挽回她人生中放在第一位的婚姻,除了他和孩子,她没有别的家人。

 

「他说谎!」当他指控她不孝、不德,视他家人于无物时,她噙着眼泪,不在法庭上滴下。

 

依照律师的指示,她展示了一则则他传情的简讯,那些他从未对她说过的情话。

纵然她桀骜不逊,但没少煮一顿饭给他的家人。

 

「按照离婚破绽主义,有重大事由,难以维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请求离婚。」看他得意洋洋的念着不知从哪得来的法律信息,他的声音越来越远,在她耳边的回荡的却是当年他的求婚誓言。

 

「依最高法院的见解,双方就难以维持婚姻之重大事由之发生,均须负责时,责任较重之一方应不得向责任较轻之他方请求离婚。」律师的答辩让她回过了神,她想不起上次和他的家人正眼相对说话是什么时候,但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借口琵琶别抱吗?婚姻应该是两个人间的事吧!

 

原告之诉驳回。

 

她,或许得到了正义,但早就失去的那些,判决,并没有为她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