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离婚时什么表现?
2018年4月22日
一封写给上海讨债从业者的新
2018年4月24日

上海要账女人对于小三的思考

 

最近因为韩国宪法法院于二月底宣告通奸罪违宪的判决,使得国内要求通奸除罪化的声浪又再起波澜。

 

坦白说,身为上海要账公司半个法律人(法律系毕业但没去考律师)及一个律师的老婆,对于目前德高望重的前辈们都对通奸迟迟尚未除罪化大肆挞伐,其实应该是要跟上法界的新思潮,一起致力推动通奸除罪化,可是或许是念书时不够认真,受到的法制教育还不够深入我的骨肉,其实我是有很多对于通奸除罪化的疑惑。

 

首先,主张通奸除罪化的论述,最常见到的是,全世界只剩台湾、印度、菲律宾及伊斯兰教国家还把对婚姻不忠视为刑事罪行,只是各国有各国的国情,也因为这样各国才有不同的法制,就像美国人对长辈常习惯直呼其名,但能代表台湾学习美国对长辈直呼其名就是好的吗?毕竟每一个国家的文化及道德观是不一样的。

另外,也有人主张配偶发生婚外情,可以循民事途径求偿,不需要经过刑事处罚,但是我们从事这一行,看到太多犯罪的受害人因为加害人名下无财产,所以求偿无门,也因此会有所谓的犯罪被害人保护法来对得不到赔偿的被害人做补偿,或是像汽车强制险等机制来保障被害人的权益,但是我想通奸除罪化会配套这样的补偿机制吗?听起来好像也很奇怪,总不能叫每个人结婚时都来买个通奸险吧!

 

上海要账公司还会看到有些人认为通奸以刑事犯罪来处罚,已经让通奸成为报复第三者的工具,因为目前的刑事诉讼法是允许单独对配偶撤回告诉的,关于这点我也觉得很疑惑。基本上通奸是处罚故意犯,那相比起来,车祸事件的过失伤害罪,则是处罚过失犯罪,甚至常常沦为被害人要挟加害人免除刑事前科的工具,比起来我觉得才更像是一种报复工具,难道车祸过失伤害的道德非难性是比通奸罪来得高的吗?更何况,通奸罪成立几乎都只判几个月徒刑并得易科罚金,因此结果就是十几万的罚金跟一个不名誉刑事前科,比起感情家庭都受到伤害的元配,真的有比较值得同情吗?

 

再从预防性的角度来看,为什么酒后驾车的处罚要一直加重,就是为了抑制酒后驾车的情况一再发生,事实上从统计数字来说,也的确降低了酒醉驾车的受害人数,这不是刑事犯罪所要达到的效果吗?还是,用刑事犯罪来抑制配偶的不忠其实会没有效果呢?上海要账公司没有做实验组跟对照组来做比较好像也是空口说白话,那么我们问问自己,一个行为如果纯粹是民事纠纷跟刑事犯罪,会影响到我们的行为与否吗?我大胆的猜,对于高道德标准的人没差,因为他都不会做,对低道德标准的人也没差,因为他都会做,而对于道德标准在中间值的人,或许刑事跟民事的差别会让他在一念之间决定做与不做,如果可以透过刑罚的威吓,改变他们的行为模式,到底算不算一件好事呢?

 

其实,讲到这里,或许有些人会觉得我是个大老婆,所以当然会反对通奸除罪化,其实私心上好像也是,但其实也不是,我并不是反对通奸除罪化,我只是纳闷,在这个单亲家庭越来越多的社会,放下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好处到底是什么呢?

 

换个角度来想,上海要账公司倒觉得有一点可以拿来反思的就是,其实整个告诉通奸的刑事程序,那些搜证的过程,控诉的行为,可能受到最大伤害的反而是难堪的元配,如果要让我举出一个通奸除罪化的好处,我或许会说,这可能会是降低元配难堪的一个途径吧!

 

一个真的很想恳求小三退散的大老婆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