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账人与欠债人对峙
2018年5月2日
要账,不要轻易说出口
2018年5月4日

要债的人可能比欠债更痛

讨债公司偶尔也处理一些离婚财产处理问题。她从一进来,就没停止过咒骂。对比起来,要债人的沉默倒让人同情了起来。其实我记不得她抱怨了些什么。见证了数不清的怨偶协议离婚,不外乎是就是出轨、钱还有婆媳问题。所以我常跟朋友说,离婚的最大因素第一就是没钱,第二就是太有钱。总之,我就在她滔滔不绝下,打了密密麻麻的离婚条件。最特别的是,他居然照单全收,这在我们看过的怨偶中算是罕见的。

整个过程,她一下要房子、一下要赡养费连水电杂支都算得清清楚楚,我每打完一个段落,看看他,他除了一脸的无奈,什么意见都没有。她突然转头幽幽的看着我说:「他就是这德行,结婚到现在,就是不愿意改。」说真的,我实在很难有共鸣,我什至还想,她这种个性,他们到现在才离婚,已属万幸(别骂我!)不过,赡养费写清楚也好,因为很多人都误会,离婚可以跟国外的明星一样,跟对方狠狠要一笔养老金。

先不论依民法的规定必须生活陷于困难才能跟对方要赡养费,就连协议离婚都是赡养费请求的障碍,也就是在台湾必须要判决离婚才能诉请对方付赡养费,劝大家还是先顾好剩余财产分配这块饼。花了超过半小时的时间,终于在双方的同意下签了。这时,她突然嚎啕大哭,害我措手不及的到处找面纸。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演哪出戏。好不容易,才半哄半骗的送他们出门。临走前,我于心不忍的轻声告诉她,如果后悔了,不去登记,都不算数,她没回应,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送走他们,我跟8年级的美丽小助理说,我真的不懂,要离的也是她,哭的又是她。这小妮子居然跟我说:我懂。说分手的人,其实最痛。这一句话居然从我都怀疑有没有轰轰烈烈爱过一场的她口中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