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要账公司处理关于孩子监护权的问题
2018年5月14日
要账公司读书《星星之火》
2018年5月16日

要债公司同事的育儿碎碎念

生产完到现在两个星期了,九年前生第一胎的时候是在家里坐月子,那时候还跟婆婆住,婆婆煮的月子餐很美味,但是育儿的压力跟第一次当妈的紧张,还是让我在第一胎刚生产完时,有短暂的产后忧郁症。坐月子的时候常不自主的掉眼泪,也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当好一个妈妈,孩子老是在哭,奶似乎都不够。
不知不觉全母奶的哥哥,已经长得快跟我一样高了,到三岁才戒奶的他,跟我感情好得不得了,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的安全感,让没有计画而降临的妹妹,对他一点威胁性也没有,很期待我出月子中心后,可以抱抱妹妹。

很多时侯,走过来了,以前的辛苦,反而变成更有深度的甘甜。

女人们在生育孩子上,承受了比男人更大的责任感与喜怒哀愁,相对的,我们也因为这样的牵绊,往往跟孩子间有不同于父亲的亲密感与满足。

我知道很多妈妈们,在育儿的过程,因为得不到另一半足够的援助,往往情绪与体力都面临极大的负荷,但走过最艰难的一段,就会发现,孩子真的是女人一生中无法取代的珍宝。一切的苦难,终究会值得。

一回头,你会发现,孩子很快大了,不再需要黏着妳了,这时候,过去的那些点点滴滴,都会成为甜美的回忆。

现在的人不习惯洗照片,照得多,却都收藏在电子纪录里。我却特别爱把照片洗出来,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快九岁了,照片也洗得满满一整柜,等着有一天,他飞出我怀中时,我会笑着、泛泪着,想起他对我多年的纠缠。

这几年因为老大上学了,白天我忙着辅助老公的事业,但晚上、假日还是几乎都在陪他,也几乎每天都要跟他抱抱亲亲。老二出生了,我也期待自己够亲自把她带大,因此在工作上难免就要减少付出,但和老大间的点点滴滴,让我毫不怀疑还是想要自己带小孩的决定,也希望陪着孩子的我,不认输的主妇魂,一样可以透文字,给走在同样辛苦但不悔的路上的女人们,一些支持与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