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债公司同事的育儿碎碎念
2018年5月15日
世界这样残酷,上海讨债公司员工仍然温柔以对
2018年5月17日

要账公司读书《星星之火》

上海要账公司同事推荐书目。15岁的少女珍珠,和她从事艺术创作的单亲妈妈蜜雅来到一个宛如乌托邦的城镇震颤岗落脚,成为一直以来期许自己要慷慨而慈善的理查森太太的房客。理查森家有四个孩子,其中么女小伊,大家总说她疯疯癫癫、喜欢无事生非。

城里一贯的安全平静,被一件触动大众神经的领养女婴监护权官司打破,理查森太太的好友—一对有权有势的白人夫妻,即将领养一个华裔女婴,孩子的生母是一位中国移民,虽然曾经抛弃宝宝,但现在想要讨回来。

一场监护权官司之战,造成了平静小镇居民立场的分裂。

出版社:悦知文化
作者:伍绮诗
生长于一个理工科氛围浓厚的家庭,父亲是美国太空总署的物理学家,母亲是化学家,父母于六○年代时从香港移民至美国。具写作天赋的她十岁便在儿童杂志上发表首篇作品,当年收到的美金两元稿费没有被花掉,至今仍是她珍藏的纪念。

这是一本讨论种族与阶级的小说,同时也探讨了家庭与母职。
作者希望,读者看完这本书可以重新思考,在你的生活中,所谓的「善意」,真的是善意吗?你的行为真的有符合你期许遵循的原则吗?

故事主轴:

描述一个宛如乌托邦的城镇震颤岗,触目所及尽是美好,为避免发生不得体、不愉快,这里每件能做及不能做的事情都受到规范,居民们相信,只要坚守「秩序」 ,就能创造桃花源。

这个小镇,一切都在市政规划中,一切都有规矩(据说灵感是作者的故乡)
例如:垃圾桶不可以放在家门口,要藏在家后院,会有专人来收。
例如:没有修剪草坪,市政府会派人代劳,然后收取费用
例如:连自己的房子漆的颜色都要受到规范。
总之这座城市的信条就,是所有的事情只要有规划就避免发生不得体、不愉快的灾难。


有一天,15岁的少女珍珠,和她从事艺术创作的单亲妈妈蜜雅来到震颤岗落脚,成为一直以来期许自己要慷慨而慈善的理查森太太的房客。理查森家有四个孩子,其中么女小伊,大家总说她疯疯癫癫、喜欢无事生非。

理查森太太是记者、先生是个律师,蜜雅母女住的房子,是想行善的理查森太太自认的慈善事业,用低房租帮助善良却没有好际遇的人,并相信受帮助的人会感激她的善意。

理查森太太因为看上单亲妈妈蜜雅是个谈吐文雅的艺术家,女儿有礼貌又相当漂亮而租给她。

小说里,描述单亲母女经济不稳定漂泊却重视生活情趣的那一段很吸引我。妈妈穷尽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再生让女儿过着朴实却精神富裕、有美感、努力感受生活中每一份小小美好的日子,让女儿珍珠的性格充满诗意。

身边有很多单亲妈妈辛苦养家的故事,这一段让我特别想分享给她们。

当珍珠接触宛如完美家庭剧中的完美家庭理查森一家所产生的冲击与憧憬,也描绘的很栩栩如生。

而当查理森家的孩子们看到珍珠与母亲飘泊、无拘无束、不设限,却重视品味美感的生活,也深深受到吸引。

两家孩子们的接触,让彼此的人生开始产生变化。

故事的平静从孩子们去参观美术馆看到蜜雅的照片而开始起了波澜。这张照片是由过世的知名摄影大师所拍摄的,提供照片展览的人是高价标到这张照片,再提供美术馆展出,蜜雅的照片背后藏着什么故事呢?

另一方面,理查森太太的好友无法生育的麦库勒夫妇,领养了一个被母亲遗留在消防局的女婴,在蜜雅无意间得知后,怀疑是自己打工的餐厅,一个广东来的女服务生碧碧,在被男友遗弃后生下小孩,举目无亲之下因为产后忧郁症,把小孩留置在消防局的孩子。忧郁症复原的碧碧,不记得孩子被她放到哪里。

当蜜雅通知碧碧后,碧碧疯狂的想见到自己的孩子,却被麦库勒夫妇拒绝了。

于是碧碧在蜜雅的帮助下,诉诸媒体舆论,并找到公益律师为她争取监护权。

新闻记者报导:「领养是为了给没家的孩子一个家,但如果孩子已经有家了呢?」

碧碧对镜头说:「我犯了错,现在我有了工作,我的生活重新上了轨道,我想找回我的孩子。亲生母亲想要的孩子,他们没有权利领养。孩子是属于生母。」

领养女婴的麦库勒太太则是历经了七次流产,最后一次甚至胎中女宝宝已经五个月大,却自动停了心跳,引产时,是个像陶瓷般的女娃娃。

麦库勒太太打算领养小孩的过程也一直都不顺利,她甚至开始憎恨孕妇,嫉妒孩子生个没完的朋友里查森太太,直到这个碧碧的女宝宝来到她们的生活,领养手续也即将完成,他们还帮女宝宝办了生日派对。

对照在萤幕上哀求她把宝宝还给她的生母,谁有道理呢?

新闻媒体疯狂报导,小镇居民热烈讨论。

有人认为生母有权扶养自己的子女。
(有了爱,就算物质不充裕也能过得很好。她的收入足够应付基本开销:房租、食物、衣服。母爱与育儿花费如何相提并论?)
(这个孩子已经有妈妈了,孩子的血管里流着她的血。她怀胎十月,感觉孩子在她的子宫里踢打翻滚,历经21个小时的产程,在产房里勇敢承受剧痛,对着刺眼的灯光惨叫,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哭泣,她流下感动的泪水。)

有人认为抛弃子女的母亲没资格得到赎罪的机会。
(倘若监护权归还碧碧,可想而知,她将是个忙于工作的单亲妈妈,那她上班时谁照顾孩子?在有双亲的家中生长,而且其中一人不用工作,全天候养育孩子,这样不是比让孩子整天待在托儿所好吗?更何况,同时有母亲、父亲的环境对孩子更好。)
(养育孩子将近一年的麦库勒太太把孩子当作亲生的一样呵护付出,舆论所讨论的种族融合,在爱中应该不是问题)

成为母亲的条件是什么?只是血缘吗?还是爱呢?

在法律的程序上,碧碧透过公益律师的协助,暂时取得小孩的探视权,在公共场所,由社工陪同,每周两小时,小孩则暂时由麦库勒夫妇监护。

理查森太太护友,查理森先生甚至担任麦库勒夫妇的律师,蜜雅护生母,理查森太太的叛逆小女儿,则是站在生母那边,跟自己的父母反抗。

理查森太太决定回敬伤害好友的蜜雅,挖掘出她不为人知的过去。谁叫要她害她的好友这么痛苦,蜜雅拖着没有爸爸的女儿居无定所,靠打零工维生,有资格教别人怎么当一个妈妈吗?她用她的脏手介入别人的事,无事生非,查理森太太心中的怒火开始爆发…..她要帮好友讨回公道。

然而她挖掘秘密的行为,引发了的骨牌效应,蜜雅的秘密与监护权官司的结果,都相当精彩,这是一本很值得阅读又引人入胜的小说。

只是,在理查森太太当面质疑蜜雅单亲流浪的生活是否胜任母职时,当蜜雅说:「妳觉得很不自在对吗?我猜妳大概无法想像,为什么有人会选择与妳不同的生活,为什么有人不想要有大草坪的大房子、豪华汽车,坐办公室上班,为什么有人会做出与妳不同的选择。妳很害怕,担心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担心自己是否放弃了妳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男人吗?事业?还是整个人生?」她也陷入了沉思……..

最后温暖而洞悉人性的蜜雅做了一件事,让理查森一家人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有了反思,很有梗喔!

来看律师娘直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