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程序监理人访视报告问什么?
2018年5月23日
清债公司说书《心理界限》
2018年5月25日

上海女士不孕离婚男方应当承担何种法律责任?

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上海明星不孕离婚疑云,陷入了双方亲友各自放话的罗生门,先不谈八卦,来问问大家:你知道不孕可以当作离婚的事由吗?上海讨债公司和您来聊聊两则法院的真实案例吧!新竹有位吕姓男子娶了一位谭姓大陆籍配偶,婚后数年吕姓男子以谭姓女子罹有输卵管阻塞不孕症之不治恶疾,构成民法第1052条第1项第7款之离婚事由,向法院诉请判决离婚。吕姓男子在诉讼中表示:自己的父亲年届九旬,多次催促在其有生之年,希望儿、媳可以帮他生个孙子安心,虽然自己跟太太曾做过两次人工受孕,但由于太太被诊断出输卵管阻塞,而无法成功,让其备感传宗接代之压力。不过这个案件上诉到高等法院,法官认为:民法第1052条第1项第7款所谓的「恶疾」,依过去最高法院的见解是指「麻疯」、「花柳病及其他有碍于身体机能而为常情所厌恶之疾病而言;且司法院也曾经做出解释:「单纯之不育或不妊症。不能认为民法第1052条第7款所称之恶疾。」因此,吕姓男子主张谭姓女子罹有输卵管阻塞不孕症虽是事实,但并非法律所认定的「恶疾」,所以驳回吕姓男子离婚的请求。另外一个值得讨论的法院案例刚好也是新竹的一对夫妻。这个案例中的太太则是提出离婚请求的原告,她表示自己在婚前就曾经跟先生沟通因自己家族方面的疾病史,所以基于优生观念而不打算生育,先生当时也同意自己的看法。没想到婚后公婆仍期待自己要善尽传宗接代之责,自己也因此不再采取避孕措施,但是还是一直都没有怀孕。没想到先生竟怀疑她私下服用避孕药,甚至曾向她表示:「如果妳不想生小孩,我就要找外面女人生!要离婚!」,结果后来经医院检查,才发现其实是先生精子数量及活动力不足的问题,导致她未能受孕。但她对于先生动不动就向她威胁要离婚,甚至表示要到外面找其他女人生小孩,觉得情何以堪,无论如何持续沟通协调都没有用,因此在万念俱灰下,决定诉请离婚。


被提起离婚请求的先生则是表示,太太婚前就说过不喜欢小孩,而且因为曾当过护理人员,看到生产的痛苦,所以怕生小孩,双方在热恋中,所以他才答应对方不生小孩。后来婚后两年,家中父母还是希望夫妻俩能够生育小孩,但在没有避孕措施下,妻子却一直没有怀孕。他认为如果真想怀孕,做人工排卵以及精子萃取受孕,应该很容易成功,但太太问了别人的经验,知道打排卵针的痛苦,坚决不做人工受孕,他也就不了了之,也主动告知父母自己的生理检验情形,让他们不再啐啐念不生小孩的事,然而父母亲基于养儿防老的观念还是希望夫妻能去外面领养一个孩子。法官则是在传唤双方家庭成员到庭作证后认为,既然本案中的先生确曾于婚前承诺太太不生育子女,婚后却因父母的期待而改变态度,就两造婚姻之规划而言属重大之改变,理应格外重视、充分沟通。然而先生却在太太退让后,未积极协助太太缓解与自己父母间就生育子女的歧见,任令太太一人独自承担未能生育,来自夫家长辈之压力。也未能正视太太不愿接受人工受孕方式的想法,还多次在两人发生争执时,即向太太提出离婚,未适当顾及太太的感受,有违夫妻相处之道。因此,太太主张两人对于生育子女之观念,已经足以动摇婚姻互信、互谅之基础,的确有道理,因此判决双方离婚。其实,这两个案例,虽然都跟不孕相关,但是就双方主张的事实跟证据都可以发现,还是有很多其他生活中的沟通不良与观念歧异,而最主要的就是一方不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为对方想,也不能为了对方而自己的长辈抗争,虽说可能长辈的想法也是为了晚辈好,但毕竟是小夫妻自己的人生与婚姻,导致感情生变,又何尝让晚辈过得比较快乐呢?上海讨债公司劝你还是宽心放手,婚姻的事,就让儿女为自己做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