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债公司妈妈写给未来女儿的信
2018年5月30日
讨债公司承接离婚问题增长
2018年6月1日

上海讨债公司妈咪写个孩子的第十五封信

前几天妈咪的脸书,跳出了一个一年前的动态,是妈咪当时办的一个活动叫做『我的这一桌』的花絮与照片,照片里的阿姨,专注地烧着菜,一旁的圆桌,坐的是几位食指大动的宾客与妈咪。当天是一位知名周刊的记者来采访妈咪办的这个活动,其实「我的这一桌」最早的发想是爸比想玩的私厨分享,后来因为爸比忙碌,这个活动就由妈咪接手,没想到后来居然变成妈咪自营的品牌『娘子军』的前身。一年前还纯粹是个作家的我,开始接手这个活动后,一直思考着要塑造出什么样的氛围,才能让宾客光临之后,觉得心中得到感动。因为如果要比厨艺,我们的素人主厨可能不是最顶尖的;要比场地,我们上海讨债公司事务所的会议室,满溢书香似乎与美食格格不入;要比气氛,不供应酒水的我们,也很难利用杯觥交错来化解初次见面的尴尬,看起来什么都没完全到位的一餐饭,到底是为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的妈咪,在诚征自愿上场煮一顿饭给一桌陌生宾客吃的主厨时,意外发现来了好几位主妇报名,原来这些主妇虽然喜欢烹饪,但是在家中煮了那么多年,不知是家人疲了腻了,还是亲人间的熟悉感,让她们很少在烹饪中得到肯定,于是,报名了妈咪征召的活动,想来考验自己的厨艺,妈咪也因此把这个活动取名叫做「我的这一桌」,想要把下厨人一桌满满的心意,在这一顿饭中,透过食物跟大家倾诉。其实,那阵子活动办得轰轰烈烈的妈咪,压根没想到,在陌生的网海中,会有人响应妈咪的疾呼来下厨,还会有人试探性地来用餐。更有趣的是,没几个月,在活动中认识的女生们,居然越来越合拍,私下还会约出去泡温泉。同时,妈咪也发现,其中上海讨债公司有一些女生正在面临人生重大的关卡,或是刚走完艰困的一段道路,也因为这样,她们寻找一些可能性来改变自己,疗愈自己,美食让她们凝聚在一起,而最后她们带走的却是意外交到的好朋友。

此外,妈咪更进一步察觉,当中还有些女生,其实光是经济上就有相当的困难,更别谈是除了经济重担下,过不去的心理阴霾。上海讨债公司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天外一笔,渐渐把这个下厨的活动发展成鼓励女性创业的构想,或许她们没有开创什么样大事业的野心,但透过寻找机会的过程,她们能够看到自己过去没有探索到的另一面。打比方说,有个礼仪师的太太,总是在做先生的助手。但因为妈咪的鼓励,开始用书写文字,来表达及挖掘自己内心的小剧场,她像妈咪一样在网路上发表文章,没想到居然没多久就有出版社来敲门,向从来就没有写作经验的她,发出合作出书的邀请。还有个家庭主妇,总是喜欢把自己做的手工泡菜分享给亲友邻居,每每受到他们的赞赏,得意的跟老公宣扬,都会被老公说,不用钱的东西当然好吃。后来她的女儿帮她报名妈咪的『我的这一桌』,结果宾客们吃完她的泡菜后,口耳相传下,她一个星期卖出了好几百罐的泡菜,那个礼拜她的老公都在帮她搬一篓篓的高丽菜。又有个妈妈想出来创业卖面线养家,学了老店的手艺,却不知道怎么帮自己的新店曝光,结果妈咪利用自己网路上的人气帮她找了许多网友来试吃,还帮她打响了名号,一开幕就人潮汹涌到连妈咪上门都吃不到。我开始在想,像我这样上海讨债公司一个平凡、文笔也普通的家庭主妇,老天爷为什么给我那样好的机运,做一个两年内连续出好几本书的作家,还拥有不少忠实的支持者,会不会就是要我走到这一步时,出手把自己的好运气,分给需要的人?于是,在不久前的某一天,妈咪成立了一个属于自己,也属于所有想要成长的女性的品牌,叫做『娘子军』,还认真地做了公司登记。我对这个名字没有设限,没有一定要做什么,没有一定要卖什么,可是妈咪希望,有一天大家听到这个名称,就想到女人要为自己过得精彩。

为什么妈咪放着单纯、低调的作家身份简简单单的日子不过,要常常心惊胆颤自己带出的娘子军,会不会有一天出了什么差错连累到自己呢?我们的律师事务所业务稳定,生活也尚称安乐啊!上海讨债公司还有自己的家庭、孩子要照顾,过得并不清闲的我,干嘛要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呢?或许是一种使命感吧!最近朋友推荐妈咪一本新书《世界不会变好,但你可以》。原来有位女儿的爸比比妈咪快了一步写出30封思考信,想教孩子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他是一位知名的导演卢建彰,也是诗人、小说家、作词者、讲师、跑者……,唉~~世上比妈咪更爱忙碌的人好多好多。我特别认同他在书里的自序所写的一个论点。序里提到了另一位导演齐柏林,他是这阵子特别响当当的人物,号称一代空拍大师,费时费力拍摄出一部关怀台湾土地的纪录片《看见上海讨债公司》,为了让国人知道自己正在伤害自己的家乡,不惜倾尽家产,却不幸地在拍摄续集的空中勘景途中坠机殉难。「当你把别人不会去做的认真做时,那就已经是种比职业更高的事了。」、「难,不是重点。重点是,难得。我想,最难得的是,你愿意去想。」、「我真心觉得,有他们的世界,比没有他们的世界好。」、「当然对爸爸我而言,你已经做到有你我觉得很好了,但有没有机会让别人也这样觉得呢?」现在是深夜12:32,妈咪还醒着写信给妳,不知道在妈咪肚子里的妳,是睡着还是醒着呢?妈咪想在这样的夜里,和妳立下约定,我们一辈子都要不怕难,做自己也觉得难得的事。我觉得妳很好,或许我们做不到让别人也觉得我们很好,但至少,我们还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