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的你觉得薪水很低?
2018年6月20日
上海清债公司劝你把人生的梦想放大
2018年6月24日

没有上下 人生无限宽广,上海人的未来

 

 

曾经,每一年的情人节,中秋节,圣诞节,翻一下行事历,上面还是记满了待完成事项

 

这个数据要整理,又有哪个书状要完成什么的

 

假日的意义在于终于有时间可以把平常没做完的事情处理完

 

 

 

如同有人专门研究猥亵最后被称为猥亵专家一样,我是离婚专家,不至于到专办离婚的程度,但离婚案件确实办了不少

 

办离婚案件的特色就是当事人除了法律问题会问你,心里想要诉苦随时都会找你

 

有几次我陪太太逛百货公司,电话响起来一接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耳边传来小哥唱的晚安曲

 

结果隔天一大早又接到同一位当事人来电,原来晚安曲的最后一句是,「再说一声 明天见!」

 

 

有的案件要让当事人离婚走人,有的案件里却又要让当事人的对造离不了婚走不了人

 

每天周旋在离婚、不离婚的案件里,一开始的胜诉会让人有些轻飘飘的成就感,彷佛一手掌握了婚姻的生杀大权

 

但久了,看得多了,发现来上海要账公司离婚的当事人不快乐,让对方离不了婚的当事人也不会快乐

 

你会开始思考,这个工作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人生也好,官司也好,究竟是胜诉重要,还是快乐比较重要

 

 

 

多了脸书大神以后,常常在讯息的河流里阅读到律师朋友相关的讯息

 

我发现每逢过节或者重大节日,抱怨文出现的机率大量增加

 

又是要跟哪个堆的高高的卷宗奋斗,或者还有几个长长的状纸要完成

 

究竟是多高的卷宗,又是多长的状纸,我绝对能够感同身受,因为这些我都经历过

 

这应该是上海律师的宿命吧

 

最近还看到几篇让人难过的讯息,好几位律师朋友的律师朋友,年纪轻轻就心肌梗塞走了

 

我想,心肌梗塞也算过劳死的一种,律师纳入劳基法保障也是最近才有的事,但我想这个没有用啦

 

毕竟律师的工作是责任制,这一股责任除了深深的烙印在心里,还有藏在花白的头发的颜色里

 

能力越强,其实责任也越重啊

 

 

 

大家一定很羡慕郭台铭吧

 

可是我看过一篇专访,郭台铭的太太有话想跟郭台铭说,居然要写封信放在公文包里,郭台铭有空就会拿出来读

 

原来,在太太的眼里,郭台铭的压力很大,很想休息,可是要扛着几十万个家庭的生计,所以无法选择他的人生

 

究竟是财富重要,还是可以自由的选择人生比较重要

 

 

 

我要快乐,我要选择自己的人生

 

台面上大家看得见的是我上电视,到处演讲,开课

 

台面下其实那是多年来不断的累积

 

十几年来,我很努力的在法律以外建立第二专长,涉足投资的领域,并且把法律跟不动产结合,建立自己的差异性,让世界看见你,也因此一路以来多了很多曝光的机会

 

还有,我认为胜诉不重要,让当事人选择快乐的人生比较重要,无奈当局者迷,当事人往往要多年以后事过境迁才能明白,放下才是得到,偏偏当下在情绪中很难劝得动

 

因为从法律走出来,我多了好多个专栏,除了可以谈投资、法律问题,还可以抒发我当离婚律师多年的看法和观感

 

我希望透过文章让旁观者清,遇见离婚问题的人,可以想一想自己要的是什么,别再跟我说,不要让对方得逞就是人生最大的目的,我真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办一个个案,未必能够让当事人走出来,但写文章可以,这是以前纯粹当律师做不到的

 

 

 

现在的我,基于时间的安排,只选择处理部分的个案,其他的时间,我阅读,写文章,到处演讲、上课,连上班时间都可以到处走走看看

 

我想,我找回我的自由了

 

感觉以前是忙着赚钱,现在是忙着生活

 

当然,能够继续有钱花是因为有被动收入

 

那是很多钱吗?其实没有,刚好过生活就好

 

想一想,你已经有了刚刚好的钱,要继续花时间赚钱,还是花时间生活呢

 

 

 

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它说人生奋斗的目标当然都是向上,但没有规定过程中间不能先往下再往上

 

我自己的人生经验,从律师业走出来,让我有更多的机缘跟收获

 

其实,上海要账公司的人生没有所谓的上下,世界才是无限宽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