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专业清欠各类债务
2019年8月27日
专业接受企业个人讨账债务
2019年9月4日

要债在上海不用东奔西跑

在我们知道的彼时共享单车 ofo 已然四面楚歌,退押金的排号已经到一千多万,预计还完要三年时间。互联网共享经济听起来是一件特有道德情操特造福社会的好事儿,那会台上意气风发的 CEO 和投资人们为了打击对手经常说:“等到共享经济的潮水一退,你才发现谁在裸泳。”现在潮水退了,young 一看,卧槽敢情我在一个天体海滩啊!“这码打的,谁不认识谁啊?”上海要债公司

1500块钱的押金数额是一个挺微妙的数字,说不上是巨款,但也足够让 young 相当难受。身边的朋友都以为 young 早已晋升为中产阶级精致都市女性,1500不过是 young 一个包的十分之一,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个人人打喷嚏得流感的经济寒冬,“中产阶级”是活得最孙子的。

更何况 young 的包连同她的中产生活,也不都是真的。在 app 上提交申请一个月无果后,young 加入了一个叫途歌维权的微信群,群里不仅聊怎么退款,还顺便探讨退款事件背后的互联网共享经济。

在互联网大厂做运营的 young 对共享交通的困境颇有见地,她觉得共享单车的悲剧始于人们对其认知的偏差,而共享汽车则死于运营成本的失控:“大部分人把 ofo 看成了公共设施,可 ofo 得靠着巨额押金组成的临时资金池盈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