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收帐公司疑难债务清欠
2020年1月12日
催收追债我只信赖上海讨债
2020年1月18日

上海专业要账讨债催收业务公司

讨债界的娱乐事件老郁见老夫妻除了低头垂泪别无他法,心里也是又气又怜,“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啊?明知道孩子好打牌赌钱,你们也不管,还敢把钱交给他!“咋管得了嘛,前天他妈多说了几句都差点挨打。”男主人气愤地回答。老郁只得安慰道:“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还好窟窿不是太大。我们一起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吧。” 上海讨债公司

大家一起又讨论了一番,老郁决定把自己另一位做屠宰生意的客户介绍给这对老夫妻。临起身准备离开时,恰巧客户儿子从外面回来,喝得满脸通红,知道老郁是来催收的,也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老郁看着满面沧桑的老夫妻,又想着就因为这个人,自己才背上PAR(贷款术语:放款出现逾期风险)被扣了奖金,不由得开口训斥了他几句,无非也就是让小伙子多替父母考虑,踏踏实实帮家里做点事。没想到,小伙子一点就炸,不仅不领情,还说老郁多管闲事,没说两句,居然趁着酒劲跑厨房操起菜刀,挥向了老郁。上海讨债公司

老郁和同事大惊失色,急忙向外跑,结果半天都没打开防盗门,被客户儿子在室内追着砍了十几刀,背部和手臂中刀最多,好在都不深,但还是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才下床。

此事一出,公司立即组织全体培训,着重强调和客户沟通时如何避免发生冲突。我们私下也打趣,更应该来一场“学会如何从室内开启各种防盗门锁”的培训。
类似的事故见多了,我才发现,真正的催收,和电影里那些黑帮催收的场面完全不同。之前,有对小夫妻在公司借了2万做小生意,还了还剩不到1万,结果生意失败,直接关掉手机玩起了消失。同事小徐多次联系无果,只能按照客户此前提供的紧急联系人资料,往女方父母的住址寻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