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专业疑难债务清欠
2020年1月30日
上海收帐要账讨债技巧有那些?
2020年2月5日

上海讨债公司为债款护航

我自己第一次在公司接触催收工作,却是因为两名工作人员被打了。我所在的公司在四川开设有很多分部,形式上有点类似于各大银行的分行支行。因为数据都是按月计算,一旦跨月,就会显示为“不良”,所以每到月末,都是催收最紧张的时候。上海讨债公司

月末的一天,临近下班不到10分钟,分部经理接到电话,说外出催收的同事出事了。经理马上召集了分部所有员工,并通知了附近分部的同事赶往出事点支援。我也在其中。

当时,同事一行3人,2男1女,上门处理欠款,其中许梁驾车在楼下等候,钱威和永霞则拿着客户的借贷资料上了楼。最初承办这位客户的经理当时已经离职,所以上门的同事与客户并不认识。敲开地址上的大门后,住户矢口否认自己借过贷。

这其实也是催收常遇到的情况,钱威见状就多说了两句,没想到住户一下就怒了,很快,双方言语上就有冲突。钱威指责对方耍无赖,对方暴怒,立刻动手卡住了钱威的脖子,对方人高马大,钱威毫无还手之力。永霞见状,冲上去拉扯,没想到对方又伸手将永霞推倒在地。上海讨债公司

眼见女同事被推倒,自己又被卡住脖子动弹不得,钱威使劲用脚踢对方,对方气急,一拳打在钱威脸上。这时候,住户门又开了,里面冲出来五六人,个个拿着刀叉棍棒,钱威见状吓坏了,猛地挣脱开冲下楼去,一行人跟着追下了楼。

看着钱威惊慌地跑下楼来,等在车里的许梁正想开车门,但钱威却并没有朝车的方向过来,而是绕过车跑远了,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一行人挥舞着棍棒朝钱威追去,见势不妙的许梁故作镇静,如路人甲般关上车窗,立马给分部经理打了电话。

在分部经理提醒下,许梁报了警,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双方都已被带到了派出所,透过调解室的玻璃窗,钱威满脸憔悴中又饱含着委屈,肿着半边脸接受着警察的询问。